死亡之后

2015/3/16 14:40:00  194 阅

    (一)
    市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我眼睁睁地看着护士拔光了我身上所有的管子。
    床头边,仪器发出的声音由之前的“滴滴滴滴滴”的欢快感,变成了“滴……滴……滴……”略带哀鸣的声音。随之,显示屏上原来像音符一样跳动的所有的线条都变成了直线。主治医生看着那几条平行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笔,迅速地记录下了我的死亡时间。
    看着他们的举动,我几次上前去制止,都无济于事,只能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
    之后,医生出去了。紧接着,护士将我身上的白布往上拉了拉,直到盖住头部为止。
    我看到了门口医生与我家人的对话: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看着我的家人,摇了摇头,一脸地遗憾说道。
    “医生,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求你救救他。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给你下跪,你救救他吧,救救我们这个家吧……”妻子边哭边下跪,医生急忙双手扶起。
    “儿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这让我们以后该怎么活啊……”妻子旁边的母亲嚎啕大哭,父亲一手扶着母亲,一手擦拭着眼泪。看得出,他在失声痛哭。
    也许是被这番景象吓到了,妻子身后八岁多的儿子目光呆滞,整个身体都在发抖。所有的人都顾不上他,都在朝着病房的方向哭喊着……
    医生将头转向病房,对着里面的护士点了点头,护士便把我的身体,不,这里确切地应该说是遗体,推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母亲与妻子抱着我的遗体再次放声大哭。父亲蹒跚着脚步,走到床边,双手颤颤地掀开白布单,眼泪“刷”地一下就下来了,然后滴在了我的脸上,只是我再也感觉不到了。我已经死了,也就没了知觉。
    父亲左手拉着妻子,右手扶着母亲,护士再次将白布拉了上去,然后推着我的遗体往太平间的方向走去……
    “爸爸爸爸……”妻子身后的儿子突然朝我遗体的方向跑去,一旁的护士急忙抱起他,任凭瘦小的他在怀里挣扎、哭泣、扑打。
    眼前的一幕幕,我仍旧无能为力,就连简单的抱抱他们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因我的离去而悲伤、痛哭。
    突然想起,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给过他们一个简单的拥抱了。对于父母,还是在十年前,我的婚礼上应婚礼主持人的要求,给过他们还不到一分钟的拥抱。而对于妻子,虽没有那么久远,但也似乎有些记不太清了,总之已经好久好久了。对于儿子,我更是心存愧疚。从他出生到现在,一直是妻子在照顾他。我似乎永远都在忙,以至于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二)
    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出窍吧?我死了,所以我现在只剩这虚无的魂魄了。
    医院的走廊里,还久久回荡着他们的哭声。他们走了,我还傻傻站在原地。我不知道我该去哪儿,传说中不是说有黑白无常吗?他们怎么还不来带我下地狱?
    我很明白,我这种人是上不了天堂的,我做了太多的错事了,我想只有地狱才肯接收我。可是黑白无常怎么还不来带我走?难道我真的就十恶不赦吗?以至于地狱都接纳我?我这是要做孤魂野鬼了吗?
    不知怎的,我突然看到我走了一个月后的情景:
    熟悉的羊肠小道,一望无际的麦田,麦浪一波接一波。翠绿的麦苗随着微风轻轻摇曳,像是在向我卖弄她那轻盈的舞姿。一阵微风再次吹过,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里面夹杂着麦子的香甜味,好闻极了。这种好闻的气味可比我生前用过的所有的香水都好闻,只是好久好久都没有闻到过了。
    道路两旁的柳树不知什么时候长了这么粗,这么枝繁叶茂。记忆里的它们一直都还是小树苗,也许是我太久没有回去了,也许是每次回去都急匆匆的,所有都没注意过它们。随着阵阵微风,漫天柳絮飞舞着,好一番美景。我在心里想着。我想我生前一定也是个感性之人。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走到了家门口,不,应该是飘到的,魂魄是不用走路的。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母亲。她怀里抱着枕头坐在家门口的石墩上,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嘴里嘟囔着什么我也听不到,但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出了她有些不对劲儿。这时,父亲出来了,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毛巾,刚走到母亲跟前,母亲突然“蹭”地站起来,手舞足蹈地喊道:“峰儿(我的小名)回来啦!回来啦!走,快进屋……进屋……”
    “好,进屋,进屋,走……”父亲扶着母亲回屋了,我也跟了进去。
    只见父亲扶着母亲坐下,然后用手里的毛巾围到母亲的脖子上,最后拿着碗里的勺子,一边喂母亲一边说:“老伴儿啊,你不能这样啊,你得赶紧好起来啊。我还有很多事儿要跟你商量呢。你看,咱已经失去儿子了,咱不能再失去孙子了,他是咱家唯一的根了。可眼下能有什么好办法才能把孙子接回来呢?儿媳妇儿是肯定不会答应把孙子给咱的。”父亲像是在跟母亲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才短短一个月,父亲却苍老了很多。我突然特别心痛,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如今我走了,他们年纪又这么大了,以后该怎么办啊?
    “彩莲,孙子,彩莲……”母亲突然反复念叨着妻子与儿子。
    “老伴儿,你是想说什么?”父亲将快要喂到母亲嘴里的勺子又抽了回来。
    “哎呀,老伴儿,还是你精明啊。你是不是想说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一起接回来?你说的对,儿媳妇离不开大孙子,孙子也离不开妈。咱把儿媳妇儿接回来,不就等于把大孙子也接回来了吗?说实话,咱这儿媳妇是没得挑,到家十多年了,从没跟咱红过脸,倒是咱那儿子太混账!”父亲说着,狠狠地将勺子扔到碗里,随即发出碗与勺子碰撞的声音。
    “老伴儿啊,你说这事儿,咱亲家能不能答应啊?反正我都想好了,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把儿媳妇儿跟大孙子给接回来。”父亲说着,用毛巾帮母亲擦了擦嘴,又继续喂着。

    (三)
    “砰砰砰”父亲急促地敲着门。开门的是丈母娘。看到是父亲,二话没说,扭头就回屋了,父亲两手拎着东西紧随其后。
    “亲家啊,我来看看彩莲,她怎么样了啊。”父亲的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
    丈母娘没理睬,倒是妻子应声儿了:“爸来了啊,进来吧。”
    听到妻子那样说,丈母娘随即打开了妻子卧室的房门走了进去,父亲也跟了去。
    “彩莲啊,这是峰儿他妈让我给你带的补品。”看得出父亲是想探探妻子的态度,因为他这里并没有用“婆婆”这个称呼。
    “不需要!拿回去吧!他妈怎么不来?还让你带?我们消受不起!要不是你那宝贝儿子,我女儿能是现在这样?”丈母娘很气愤地说。
    “哎呀,妈……你别这样。”妻子半躺着,双眉紧蹙地看着丈母娘。
    “爸你别站着了,快坐吧。”妻子挣扎着想起身,被丈母娘制止了。
    “哎呀,祖宗,你就好好躺着吧,这针刚扎好,你这一动,万一针头动了可怎么好?”丈母娘帮妻子扶了扶身后的抱枕,好让她躺得更舒服些。
    “我把东西先搁这儿吧,采莲,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父亲显然有些尴尬,把东西放在妻子的床边,转身准备往外走。
    “爸,你来是有什么事儿吧?有事儿就说吧。”妻子叫住了父亲。
    看得出,父亲有些惊讶,妻子的一声“爸”让他怔了片刻。
    “说什么说?你现在得好好休息,不然这半个月的液都白输了。”丈母娘似乎看穿了父亲的心思,连忙上前制止。
    “哎呀,妈,该做饭了,小宝马上放学了。”妻子支开了丈母娘。
    看丈母娘出去了,父亲才坐下吞吞吐吐地说:“莲啊,我……我知道是我们家对不起你,是我们没用,教出那么个混账儿子。可是……你看现在,他人也走了,而且你们这婚也没离成。你……你看……你什么时候跟小宝搬回家住吧,你妈……她挺想你跟孩子的。”父亲始终没敢看妻子一眼,低着头说完就开始小声抽泣。
    “爸,我……你跟我妈可以随时来看小宝,而且以后我也会带小宝经常回家看您二老的,只是那个家……我不能,也不想回去了。”妻子说完,眼里也泛起了泪花。
    “你……你妈她……自从小峰走后,你妈不吃不喝好几天,现在精神也出问题了。时常独自坐在门口,嘴里念叨着小峰的名字。她也特别想你跟小宝,看到邻居你王大爷家的儿媳妇跟孙子,上前就拉着人家不撒手,愣说那是你跟小宝,非得把人家拉回家吃饭。”父亲说完,用衣袖擦拭着眼泪。
    妻子显然并不知情,听父亲说完,眼泪也“吧嗒吧嗒”滴在被子上。
    “噢,我说你这么好心来看我女儿,原来是想让我女儿再回你们那破家受苦去?去找你们宝贝儿子的相好的去呀,你儿子当初为了那狐狸精要跟我女儿离婚,你们能眼睁睁看着也不管管,现在好了,想起我闺女了,把我们家当什么了?真以为我们家没人了?我告诉你,我们家人也不是好欺负的。”丈母娘推开门生气地说。
    “你看看,看看我女儿都被你们家糟践成什么样儿了?你儿子走了,我女儿为了那没良心的,那是没日没夜的哭啊,那肚子鼓的,都快要爆炸了似的。这输液都输了半个多月了,人整个瘦了好几圈啊,你们不心疼,我还心疼呢。”父亲刚想张口说什么时,被丈母娘的又一阵埋怨给打断了。
    妻子的确憔悴了,也消瘦了许多。我走上前向抱抱她,可是怎也做不到。没了躯壳的我,只能那么傻傻地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莲啊,你好好休息,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亲家,我先回去了,他妈在家没人照顾呢”父亲缓缓起身,蹒跚地走出了房门。
    父亲走后,妻子放声大哭。
    “都怪我,是我害死了他。妈……我当时要不跟他吵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他也不会死……妈……我该怎么办呀?我好后悔……”妻子的哭声再次令我心痛。
    “傻闺女,这不怪你,是命……都是命……”丈母娘上前抱着妻子也跟着哭。
    原来我的离去,竟打碎了两个家庭原本安稳、幸福的生活。我懊恼到了极点。
    (四)
    家门口的石墩上,母亲依然那么坐着,眼睛望着前方村口的方向。父亲快步走上前去,扶起母亲,转身回家。
    “老伴儿啊,我没用啊,没把儿媳妇跟孙子接回来啊,就连孙子的面都没见着啊。不过你放心,我过几天再去,就是把我的腿跑断了,也要把儿媳妇跟大孙子接回来。亲家他们现在都在气头上,我都理解。再说,彩莲嫁到咱们家就没过过舒坦日子。以前吧,咱家穷,彩莲也没嫌弃,什么脏活儿累活儿都抢着干。后来儿子做生意赚了点臭钱,就学坏了,还想抛弃自己的糟糠之妻。老伴儿啊,等咱把彩莲接回来后一定把她当亲闺女对待,咱家欠她太多了。”父亲的话,母亲似乎听懂了一样,冲着父亲微微一笑。
    父亲最终还是把妻子跟儿子接回了家。看得出,母亲特别开心。寸步不离地看着妻子,生怕一不留神儿妻子就跑了一样。
    我们曾经的房间里,妻子坐在沙发上,从茶几的抽屉了拿出相册放在腿上,一张一张地翻看。刚开始是笑的,然后看着看着就哭了。我知道,她是想起我们的曾经了。
    我与妻子从小玩到大的,是典型的青梅竹马。这间房间是我们的婚房,当时是按照妻子的意思布置的。房间虽小,却充满了温馨,妻子说是因为家里有满满的爱。
    后来,我做生意赚了点钱,便在城里买了房,装修风格是简欧式的。是请城里有名的设计师来设计的。记得当时妻子反对过,因为她不喜欢欧式风格,说没有传统的家的味道。我没理她,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结婚八年了,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不尊重她的意见了。我总觉得她很土,尤其是住在城里。而且我觉得她太不会打扮自己了,每次我给她买的衣服她都藏在衣柜里,像是在收藏古董一样,就是不穿。每次我兴高采烈地帮她买回来,还得被她臭骂一顿。说我乱花钱,不会过日子,钱都浪费了。我就想不通了,我给我媳妇儿花钱怎么就浪费了。然后就是一场避免不了的口舌之战。而且我们之间的隔阂,远不止这些。
    我很想改变她,试图用过很多种方法,但每次都以吵架结束。后来,我便开始厌烦那个家了,经常在外喝的烂醉才回去。我觉得我特别委屈,在我的看来,以我的身份,她穿成那样就是给我丢人。而且我觉得她特别没情趣,不懂生活。久而久之,我们之间有了一系列的冷战。为了缓和我们的关系,母亲虽然很不习惯这里的生活,但还是会过来住一段时间。可是等母亲回去后,我们马上又跟仇人一样。
    后来,我就认识了田丽。她幽默风趣,又很会开导人。每次我跟她说我的苦恼,她都会劝解我。慢慢地,我就对她有了依赖,一有什么烦恼,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而她也会有生气的时候,但很好哄,就像小孩子一样,只要为她买些她喜欢的东西,那她马上就会破涕为笑,不像妻子那样不可理喻,这也是我喜欢她的原因。我们的年龄相差十岁,我已快步入中年人的行列,而她才二十出头。可奇怪的是,我们似乎没有一点儿代沟。她叫我“叔叔”,我也欣然接受。她很懂生活,吃穿一律都是名牌。当然,我在她身上并没有少花钱。
    因了丽丽,我的心情开始慢慢变好,人也精神了不少。她开朗的性格似乎也在感染着我。只是每次再回到家,我的心情又开始压抑。
    都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妻子便发现了田丽的存在。紧接着就跟我闹离婚。虽然我一再解释,自己并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可她说就算我说的是真的,那我也属于精神出轨。接下来,便是无休止地争吵。
    一气之下,我拿起桌子上的车钥匙,然后重重地摔门而去。当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很生气,车速自然慢不了。我似乎把所有的气都撒在了脚下,却忘记了脚下踩的是油门。当我拿起电话想给丽丽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时,悲剧发生了--我与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了,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五)
    “你说这女儿不是你亲生的啊?她这事儿你也不管管。”妻子的娘家,丈母娘边收拾屋子边数落着老丈人。
    “怎么管?她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让她自己决定吧。再说,亲家他们老两口也挺可怜的。”老丈人深吸了一口烟说道。
    “就他们可怜?那我女儿就不可怜?她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呀?想想我这心里就堵得慌。我这是造的哪辈子的孽哟,老天要这么惩罚我们家。”丈母娘继续埋怨道。
    “行了,行啦!女儿有她自己的想法。就像她说的,咱还有儿子,亲家他们什么都没有了,咱女儿过去了,他们还有个盼头,不然,你让他们怎么活下去?再说了,亲家跟我都说好了,找机会给女儿寻摸个倒插门女婿,那个家才散不了。”老丈人说完继续吸着烟。
    “噢,你们背着我都商量好了?合着你们都是好人,就我一个里外不是人啊。”丈母娘瞪着老丈人说道。
    “可是这话又说回来了,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说这女儿带那么大一儿子,以后嫁到谁家不受气啊。这样想想,还只能这么解决了。咱外孙还是有亲妈,亲爷爷奶奶疼,女儿也不用受气。”丈母娘说着说着竟有些兴奋。
    “看看,我说什么来着,我老伴儿,那绝对是通情达理之人。”老丈人将烟头往烟灰缸里一拧调侃道。
    突然眼前一闪,我又看到了我去世一年后的家人的生活画面:
    妻子结婚了。对方是个外地人,就是人长得有些太随便,配不上妻子。但他答应会照顾好妻子跟儿子,赡养四位老人,因为他无父无母。我想,就是这个原因,妻子才答应嫁给他的吧?这让我对她又多了一层愧疚感。
    男人很有生意头脑,婚后没多久便接手了我的生意,并打理的风生水起的。妻子卖了我们之前的房子,与他重新买了一套,我很理解妻子的做法。
    装修也都是按照妻子的意思来的。很温馨的感觉。家里的小装饰品都是妻子亲自挑选的,不得不佩服她的眼光。
    男人也给妻子买衣服,只是每次他都是带着妻子去挑选的。妻子仍然不喜欢名牌店,男人就尊重她的决定。突然发现,妻子不穿名牌也很美丽。几十块钱的衣服,穿在她身上也有名牌的感觉。男人为她拎着包,很有耐心地看着她挑选,然后一件一件试穿。男人为她做的这些看似没什么,却是我从未做过的。
    看得出,妻子很幸福。她看男人的眼神就像我们曾经恩爱时看我的眼神一样,眼里充满了温柔。只是,自从我有钱后,那种感觉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起初,我以为妻子是有仇富心理,我甚至越来越觉得她不可理喻了。我不明白,原来那个温柔善良的她去哪儿了。后来我才发现,一切责任在我。是我有俩臭钱了,就看不起她了,以至于我们的感情走向崩溃的边缘。我终于明白了,老婆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比的,如今落到如此田地实在是我咎由自取。
    他们从商场出来,一起去了学校接了儿子,还带儿子去了游乐园。儿子一手拉着他,一手牵着妻子,很开心的样子。我突然嫉妒男人,这一切原本该属于我的,凭什么能轮的上他?可我马上发现是我的错,是我自己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幸福。
    不久,妻子发现自己怀孕了。看得出,她很纠结。倒是男人看得开,他劝妻子:“咱不生了,当初就说好的,为了小宝,咱不生孩子。”
    “可是……这对你不公平啊。但如果生下来,小宝该怎么办呀?他会不会就像你说的,认为我们不爱他了?”妻子一脸忧郁地说。
    “没有什么公不公平的,这是我答应你的,你就安心养好身体,改天我陪你去医院……”男人没有再说下去。他扶妻子躺下,为她盖好被子便出去了。
    男人看上去心情很不好,我是男人,我了解男人。一个男人只有在情绪十分不安的情况下,才会像他这样,蹲在黑漆漆的角落里,独自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我径直走到屋里,叫醒熟睡中的妻子,对她说:“把孩子生下来吧,这毕竟是个小生命。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小宝都有个伴儿。再说,现如今,国家都有允许生二胎的政策了,更何况像你跟他这种情况呢?有了这个孩子他会对你更好的,我希望你幸福。”
    “可是小宝……还有爸妈……”妻子话虽没说完,但我明白她的顾虑。
    “小宝懂事儿了,有些事该跟他说明白的。爸妈也都会理解的,相信他们更能理解的。”我劝说道。
    第二天,男人很早就收拾好,准备带妻子去医院,妻子说:“我们跟小宝还有爸妈说一声吧,小峰昨晚托梦给我了,他说要我们生下这个孩子。他还说,小宝跟爸妈一定会接纳这个孩子的。我也觉得这事儿,是应该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有权知道。”
    男人跟妻子带着儿子驱车回了乡下父母的家。
    父亲与母亲一听到妻子怀孕的消息,都高兴坏了,坚决要妻子生下来。儿子小宝更是开心地围着他们转,儿子拍着小手说他马上就要当哥哥了。妻子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一旁的男人显然有些意外,竟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儿地擦着眼泪。
    妻子已属于高龄产妇,男人对她格外关心,生怕她出什么意外。父亲与母亲为了方便照顾妻子,也搬去了城里住。在他们的陪伴照顾下,母亲已经好很多了,只是偶尔还是会把男人当成是我。每当她叫男人“峰儿”的时候,男人也都笑着回应着。
    (六)
    我又看到了丽丽,她依然那么漂亮。只是看她总是很忙,每天都围绕在几个中年男人之间转,只是那几个冤大头并不知道。突然想笑,我又何尝不是其中的一个呢?
    她恐怕早已忘记我了吧?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突然眼前黑了,什么都看不见了。
    “怎么样?看完了,也能安心地走了吧?”耳边换来一个十分诡异的声音,听得我浑身发冷、发抖。
    “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念你并非十恶不赦之人才给你看这些的。你看也看了,该做的也都让你做了,这就是你家人以后的生活,安心地走吧……”又一个很诡异的声音传来。
    定睛一看,原来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啊,看上去也没有太可怕啊。看到他们,我甚至有些庆幸,他们是来带我走的,那我就不会成为孤魂野鬼。
    我最终随他们走了,我走在前,他们紧随身后。不禁一声长叹:是我不懂得珍惜,如果我当初能像现在这样学会理解,那也不会落到如此这般田地。我想,这就是我为自己所犯的错买的单……
    【编者按】我们恐惧死亡,甚至不敢想象死亡以后是灰飞烟灭还是投胎转世……而作者展开了大胆而丰富的想象力,描述了死亡后的小峰的心理历程,以及所见所闻。他站在死亡的路口回望他这短暂一生,曾经所做的一切历历在目,更多的是自责和懊悔。例如,他许久没有感受风吹麦浪,他许久没有拥抱父母,他不该嫌弃贤惠朴素的妻子,更不该发生婚外情……假如能有重生的机会,我想他一定可以做一个好男人,珍惜身边所有的一切!然而,他已经死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只能轻飘飘地飞到他在乎的人跟前,看看他死后发生的一切……作者奇思妙想,采用倒序的手法,避免了单调的叙述,留出悬念,引人入胜。从小峰眼里看到一个月后和一年后的情形,妻子嫁给了一个好男人,这个男人恰好有着小峰所缺少的善解人意,通情达理。这些小峰看在眼里,然而他只是一个魂魄一切都已无能为力,只能祝福他爱的家人幸福……结尾是小说的主旨,通过这个故事我们感悟到了,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人生在世时,我们要懂得珍惜和理解身边人,懂得关爱身边一切事物。一旦我们犯了错,只能自己为这错误买单。作者文笔娴熟,内容别具匠心,故事情节安排巧妙得当,极具吸引力,且给人警醒!欣赏佳作!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