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壁里的眼睛

2015/3/16 14:39:00  212 阅

    破旧平房有着奇怪声音
    云峰和秦晴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怀中一颗憧憬的心来到这陌生的城市里打拼,搬进了一间离城市较远的平房里。这一夜外雨下得很大,秦晴拖着一行李箱,费劲的走进了这房间,后面跟随的就是她的男朋友云峰,云峰看上去虽然不帅气,但也不难看,属于那种耐看型的男人。秦晴一走进这屋子,就闻到一股霉味,屋子里居然还布满了蜘蛛丝,让人觉得这屋子好像几年没人住了似的。秦晴拖着行李箱站在了这大厅的中央,然后一声埋怨:“这破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个月月租还八百!”
    云峰站在门口顺手关了门,也四处的看了看这屋子,也闻到了屋子里很大的一股霉味,而且墙壁还有些脱落,地面上白色的瓷砖看上去也很旧。大厅里就有一张长方形透明的茶几,茶几前面的柜子上还放着有一台古老的黑白电视机。
    云峰走去了大厅窗户前,点燃一支烟,仔细一看窗户玻璃上还有着一些破裂的痕迹。窗外的风还呼呼的吹个不停,让人感觉这风有一丝丝的寒冷。秦晴走去了厕所,仔细看了看,发现洗手台上还有着头发,水龙头也有些绣,秦晴捏开水龙头准备洗手,却发现捏开之后水龙头没有水,秦晴气愤道:“这是什么破厕所啊!连水龙头水也没有。”
    秦晴只好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这几天精神不好,可能是晚上熬夜玩游戏才让原本有光泽的肌肤一下子憔悴了许多,厕所里的窗户玻璃也有着破裂的痕迹,外面吹进来一丝丝的大风,吹乱了秦晴的长发。
    云峰还站在窗台边抽着烟,秦晴走去了大厅,站在云峰身边,见他在抽烟,就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自己吸了起来,还一边大声的说:“亲爱的,你看我们租的是个什么破房子啊!还是在城市的边缘,还得花八百人民币,欺负我们是外地人啊!”
    云峰只是拍了拍秦晴的肩说:“你别再生气了,八百愿意租给我们,也算我们运气好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房租很贵。”
    秦晴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便将烟头踩在了地上,看着云峰说:“我们先得把这里收拾一下吧!一会好睡觉。”
    云峰点了点头,便拿起一个水桶去厕所接水了。
    秦晴又走去了卧室看了看,卧室里只有一张大大的床,连衣柜也没有,秦晴走过去打开了窗户,便点燃了一盘檀香。就在秦晴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墙壁里好像有什么声音在响,秦晴走了过去,将耳朵靠在了墙壁边上仔细的听了听,却发现又没有声音,秦晴自语道:“难道是我听觉出什么问题了?”
    “亲爱的,过来帮一下忙。”从大厅里传来云峰温柔的声音。
    秦晴吼道:“你是猪吗?这天都黑了,你去打扫大厅,先打扫卧室吧!”
    云峰便提着水桶一摇一晃的走进了卧室,见秦晴蹲在墙角边上在凝听着什么,便问:“你在干什么?”
    秦晴将手放在墙壁上敲了敲说:“我总感觉这墙壁里有什么声音?”
    云峰笑道:“你听错了吧!”说着扔给秦晴一张抹布,命令的语气说:“你把窗台擦一下,等风吹干了之后,我就可以把电脑放在窗台上了。”
    这窗台上灰尘特多,上面还随意的摆放着几本书,秦晴拿起一个本书看了看,也随意的翻了翻,发现里面写的都是关于婴儿的事情,“当”的一声便扔在了地上,拿着抹布蹲下身在水桶里揪了揪,便开始擦窗台,云峰则在打扫着床铺。
    秦晴擦着这窗台,始终觉得这破屋子很不舒坦,给人的感觉这房子像是坟地,因为霉味太重,也怪阴森的,窗户也感觉是几年没打开的样子,一打开窗户就感觉里面有着一股很重的阴气往外面飘散。两人收拾了一阵子之后,终于把卧室打扫了出来,打扫完之后云峰和秦晴都很疲惫了,就那样躺在床上睡着了。

    半夜惊魂
    秦晴和云峰睡觉的时候都没关窗户,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风也吹得很大,时不时还闪电。突然一个打雷声,将秦晴吓醒了,她猛地睁开眼,发现云峰没在自己身边,打开了灯,着急的叫着云峰的名字。叫了一会之后,没人回应,秦晴便下床了,走出卧室的房间外,见厕所的灯亮着,秦晴便敲了敲门说:“亲爱的,你在里面吗?”
    没人回应,秦晴不由不得心里一紧,再次的敲了敲门,发现还是没人回应。秦晴感到害怕了,跑去大厅将所有的灯都开着,这房子就一厅一室,一卫,一阳台,秦晴将屋子都找遍了,却没看到云峰的踪迹。秦晴越想越害怕,便躲进卧室,在床上摸着自己的手机,拨打着云峰的电话,电话通了,却发现云峰的手机在床上响着,秦晴抱紧了床单,颤抖着双手拿起云峰的手机一看,却发现手机里留着一条云峰未发出的短信。上面写着:“秦晴,赶紧的离开这个屋子,屋子里有鬼。”
    当秦晴看到这样的短信,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窗外突然又一个闪电和打雷声,将秦晴吓得尖叫。她抱着床单冲去了大厅,这个时候的她已经被吓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人敲门,秦晴吓得用床单将自己裹得演严严实实的,不敢去开门。
    但是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就像是催命似的,突然“咔嚓”一声,跳匝了,屋子里的灯一下子就灭了,吓得秦晴大声尖叫。
    “里面有人吗?”从门外传拉一个女人的声音。
    秦晴听到有人的声音,仿佛看到了希望,在屋内回答道:“你是谁?”
    门外女人的声音温和的说:“我是你家隔壁的,你家是不是也停电了。”
    秦晴这才敢放心去开门,打开门一看,见门外站的是个女人,秦晴并没有感到很轻松,而是瞪大了眼,张大了嘴,好像是见到鬼一般的表现情,因为她低着头,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指甲间还流着鲜血,头发将她的脸都遮住了,在往下一点看,发现她挺着一个大肚子,秦晴吓得魂飞破散,“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一个人卷缩着身子蹲在门口,此刻的秦晴感到是无比的害怕,她什么都不敢去想,只希望天快点亮。
    就在秦晴感到无助、害怕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秦晴身边温柔的传来:“亲爱的,你不睡觉,在这里蹲着做什么?”
    秦晴听到是云峰的声音,立马的站起身紧紧的抱住了他,秦晴哭着说:“你去哪里了?”
    云峰不说话,只是嘴角勾出一丝邪恶的笑。秦晴居然感觉不到他的体温,抬头一看,原来是刚才门外站的那个女人,秦晴被吓得一下子瘫倒在地,双手抱住脑袋,颤抖着嘴唇说:“你别过来。”
    这个女人就那么直立立的站在秦晴面前,冰冷的语气说:“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平房闹鬼,居然还敢住进来,来打扰我清净的生活。”
    秦晴始终不敢抬头,全身都颤抖着,害怕的说:“你别杀我。”
    这个女人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抓起秦晴的长发说:“我这就让你来陪葬我。”
    秦晴大叫道:“救命啊!”
    这个女人已经抓起秦晴的头发,然后一只手准备伸进她的胸膛,突然又一个闪电,这女人居然不见了,秦晴松了一口气,但是人也吓晕了,就那么躺在了门口里。

    有只眼睛在看你
    第二天,天一亮,阳光便早早的从窗户射进了卧室,云峰一觉醒来,没看到秦晴在床边,以为她是去上厕所了,也没叫她,便下床走去了大厅。云峰一看奇怪了,秦晴为何在门口就睡着了。云峰走过去将秦晴抱去了沙发上,摇晃着她的身体说:“秦晴,你醒醒啊!”
    秦晴没醒来,脸上却挂满了泪珠,云峰想着:“为何秦晴脸上会有泪珠?”
    秦晴突然醒了,一睁开眼,以为坐在自己前面的是昨晚那个女人,吓得抱住了自己双膝,头埋在膝盖里害怕的说:“你别杀我。”
    云峰看着秦晴说;“你在哭什么啊!谁要杀你啊!”
    秦晴还是以为这个声音是昨晚那个女人扮的,吓得连忙往沙发后面退,哭着说:“求你别杀我。”
    云峰以为秦晴中邪了,一巴掌狠狠的拍在她脑门上,吼道:“你怎么了?”
    秦晴这才反应过来,一看眼前的人真是云峰,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声,秦晴断定他不是昨晚那个让人感觉很冰冷的女人,秦晴紧紧的抱住了他说:“昨晚有个女人要杀我。”
    云峰一只手抚摸着秦晴的头发,一边问:“有女人杀你,是吗?”
    秦晴这才抬起了头,看着云峰很认真的说:“我骗你干什么?”
    云峰只是皱紧了眉头,想着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秦晴一夜之间就变得不正常了。
    秦晴突然尖叫道:“你别盯着我看啊!”
    云峰被秦晴的尖叫声吓到了:“谁在看你啊!”
    秦晴吓得从沙发上连滚带爬的落入地面,用双手遮着脸说;“你别那样看我。”
    云峰走过去,想将秦晴抱过来,而秦晴看到的是一只血淋漓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秦晴吓得不断的往后退,然后发疯般的跑出了房间。
    云峰一脸的不解,在这房间四处看了看:“哪里有人在看她啊!”云峰这才反应过来,秦晴一定是看到什么东西了,便快速的跑出家门去追秦晴。
    秦晴在街道上一边跑,一边哭着说:“求你别杀我,也别用那只血淋漓的眼睛看着我。”
    云峰跑着跑着跑累了,就暂时的站着歇了一会,突然听到了短信的来电铃声。掏出裤袋里的手机,居然是秦晴发来的短信:“平房里有鬼,快逃。”
    云峰越想越觉得奇怪,难道刚才秦晴的疯癫是装的,然后拨打着秦晴的电话。响了很久但是没有人接,其实秦晴的电话正在平房里的沙发上拼命的响着,一双血淋漓的手抓起了电话,她嘴角勾出一丝阴险的笑,按下了通话键。
    云峰迫切的问:“秦晴,你在哪里?你到底怎么了?”
    对方没说话,只是哈哈的大笑着。云峰着急了,急切的问:“是你吗?秦晴,你在哪里!”
    对方还是不说话,然后又突然凄厉的大哭着,云峰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对着电话里头大叫到:“你是秦晴吗?”
    电话那头又神经般的传来一声尖叫声,然后听到电话摔在地上的声音。云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只好继续的往前跑,追着秦晴。
    此刻天空中的太阳居然被一朵朵的乌云密布了起来,天空中陷入了一片阴沉中,好像又是要下雨的样子。

    害怕,胆怯
    秦晴还是发疯般的往前面跑着,突然发现头顶上的天空暗了起来。此刻的秦晴恼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是恐怖的,只是想快些离开这个鬼地方。秦晴继续的往前跑着,发现前面是一片阴森的树林,秦晴感到很畏惧,为何明明刚才看到前面的是高楼大厦,一下子就变成了树林。
    秦晴畏惧的蹲坐在地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将她吞噬,迎面是无尽的黑暗。
    云峰也是拼了命的往前跑着,希望能快点的找到秦晴。
    瞬间从树林里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声,秦晴一听到这样的声音,神经就紧张起来。只是双手怀抱在胸前,希望有人来拯救她。
    树林里传来那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就在秦晴的耳边,秦晴瞬间呼吸都变得困难,双手紧紧的捂着耳朵,不愿听见这恐怖的惨叫声。
    过了一会,好像这声音消失了,秦晴才敢睁开眼睛,这一看吓得秦晴双腿发抖,因为有无数只血淋漓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她,秦晴不知道双手放在哪里好了,也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只是秦晴的大脑开始翁翁作响,最可恨的是,想站起身跑,好像双腿不听使唤了。秦晴鼓足了勇气,握紧了拳头,吼道:“你是人是鬼,跟我出来?”
    这个女人还是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只是一直低着头,用一双血淋漓的手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的说;“宝宝,我们死得好冤。”说到这里她加高了声调,又愤怒的说:“我们得去找到你那该死的父亲,然后杀了他才好。”
    不知道这个时候改怎么形容秦晴的心情,知道了她是女鬼之后,心情是激动、紧张还是害怕?秦晴始终叮咛着自己说:“别紧张,别慌,不就是一个女鬼吗?”可是那汗水啊却一股脑的往外冒,想跑,双腿却不听使唤了。秦晴捏紧了自己的衣角,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现在才感觉时间是过得如此的慢,仿佛这世界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想到这里秦晴更是害怕:“她到底会怎么杀我?是要吓死我,还是一把捏死我,还是要将我碎尸万段?”
    这个时候她说话了,这冰冷的声音好像是从地狱传来:“你抬起头来。”
    秦晴心里想着:“什么,抬起头来,难道想真想活生生的吓死我?”
    女鬼见秦晴还是低着头,便发怒了:“我叫你抬起头来,你要死人吗?”
    秦晴的一颗心啊!完全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频率比平时快好几倍,感觉整个心都要跳出去了。秦晴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终于抬起了头,秦晴以为她会看到一张血淋漓,狰狞扭曲或是没眼珠,或是一张鲜血的嘴,或许一张被烧得血肉模糊的脸,没想到只是看到了她的侧脸。

    秦晴咽了一下口水,等待着女鬼发话。女鬼望着前面的树林看了一会,便说:“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秦晴以为她会说什么恐怖的话,没想到说出这样一句话,秦晴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就在这个时候云峰终于看到了秦晴,也看到了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云峰吼道:“秦晴,快跑啊!”
    这个女鬼见云峰跑来了,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她根本就不怕人,她只是那么冷冷的笑着,等着云峰走过来。
    云峰虽然害怕,但是为了秦晴,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跑过去,拉起地上的秦晴说:“快走啊!”
    这个时候女鬼朝着云峰转过了身,准备露出长发下那张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脸,但当女鬼要靠近云峰的时候,却被云峰身上某处发着光的东西弹走。
    秦晴看到云峰赶来了,神智貌似变得清醒了,云峰看着秦晴道:“你干嘛还不起来,我们得赶紧的离开这个鬼地方。”
    秦晴小声的说:“我走不动啊!双腿不听使唤了。”
    云峰只好将秦晴背了起来,只是感觉秦晴的全身在不停的颤抖,云峰说:“我们打辆车,赶紧的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从前面突然开过来一辆出租车,好像知道云峰和秦晴要坐车,便将车停在了他们面前,云峰将秦晴放下身,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车里。
    司机看上去是一个中年男人,他声音有些沙哑,问:“去哪里?”
    云峰说:“只要离开这里就行。”
    司机点了点头,便启动了车子。
    云峰往车窗外望去,突然发现外面一片漆黑,寂静阴森,从窗外吹进的阴风寒冷的咆哮着,时不时还可以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司机突然踩了一个急刹车,云峰和秦晴身体往前倾斜着。
    云峰问:“师傅?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司机不说话,只是看他的上身很无力的趴在了方向盘上,只见鲜血从脑袋里面不断的涌出,就像是喷泉一般,他应该是死了。秦晴吓得已经没有了尖叫声,只是紧紧的抱着云峰。云峰抱着秦晴快速的下了车。这该死的天气,居然又下起了豆粒般的大雨,云峰只是抱着秦晴快速的往前跑着,希望跑到一个人多的地方。由于云峰走得太快突然脚下一滑,“当”的一声就抱着秦晴滑去了一个山坡下。

    虚惊一场
    当秦晴和云峰醒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潮湿的而漆黑的地方,但是能感觉到墙壁的存在,云峰摸着墙壁站起了身,秦晴一把抓住了云峰,害怕的说:“这是哪里啊!”
    云峰牵着秦晴的手,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话音刚落,云峰就被脚下的某种东西拌倒。秦晴连忙的问:“你没事吧!”
    云峰从裤袋里掏出了手机,打开,就在屏幕亮起的一瞬间,眼前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几具尸体,吓得秦晴抱着云峰又是一阵尖叫。
    云峰感到也很害怕,一颗心七上八下,他搂着秦晴说:“我们得找个出口离开这里。”
    就在云峰牵着秦晴往前走,寻找出路的时候,云峰却发现这里位置很狭窄,好像走不出去。突然刚才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鬼“砰”地又出现在了云峰和秦晴的面前,那感觉就像是从电脑里突然冒出的那种感觉,足已可以把人给活活的吓死,但是她不敢近距离的靠近云峰,只是低着头,用手撩动着自己的头发说:“能帮我一个忙吗?”
    云峰牵着秦晴的手只好不断的往后退,她抬起了头,语气变得有一丝温和了,说:“我不会伤害你们的,只是想叫你们帮我找一个人。”
    秦晴和云峰本是想拒绝女鬼的要求,但是又害怕就那样死在这里了,就只好听着她发话。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从潮湿而漆黑的上方传来几个人的声音。
    “这下面会有人吗?”一个男人的声音说。
    秦晴和云峰听到有人的声音,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呼道:“救命啊!”
    “老王,下面好像有人?”还是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
    “那我们把这个撬开吧!”几个男人一起说。
    这女鬼听到了上面有人的声音,还从上面的缝隙里射进来一些光芒,她立马的消失不见了。

    行动不便,能帮个忙吗?
    老赵看着秦晴和云峰说:“孩子让你们受惊吓了,你们赶紧的离开这里吧!”
    秦晴和云峰收拾着行李,秦晴越想一些事情越觉得不对劲,便看着正在往行李箱放衣服的云峰说:“云峰,我觉得有件事情很奇怪?”
    云峰回过头看着秦晴说:“什么事情?”
    秦晴走去了云峰跟前说;“那吓我们的女鬼到底是赵静还是她的魂魄啊!还有这屋子里明明就死了人?为何还有人将这屋子租出去?最后就是怎么大叔说是三天以前发生的事情,那么我们一进来的时候为何感觉这屋子有那么大的霉味,还有蜘蛛丝,感觉像是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云峰听秦晴这么一说,觉得很有道理,将手放在了下巴说:“对啊!我怎么就没想过这个问题?为何这屋子死了人,还有人将这屋子租出去?而且窗户的玻璃上还有着破裂的痕迹?”
    秦晴想了好一会,才想出一个合理的答案:“出租房子的人不知道屋子里死了人吧!还有这本来就是破房子,窗户玻璃有裂开的痕迹,很正常吧!”
    云峰又想了想:“那柯瑞难道神经了,明知道屋子里死了人,还叫另一个把屋子租出去?”
    秦晴坐在了窗台上,从窗外又吹进来一股风,吹乱了秦晴的头发,秦晴用手将头发夹撩在耳边,很认真的看着云峰说:“难道还有一个幕后使者?”
    就在秦晴和云峰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感觉床边后的墙壁开始抖动,感觉就像要垮下来似的。秦晴有种不详的预感,紧紧的抓住了云峰的胳膊。云峰也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拉着秦晴就开始往卧室外跑,突然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站在他们面前,她还是挺着大肚子,指间留着鲜血,她这次并没有低着头,而是抬起了头,头发下出现的是一张血淋淋的脸,一只眼眶里没有了眼珠,而另一个眼眶里的眼珠悬在眼眶外,就像是要掉出来一般。
    秦晴和云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嘴角勾出一丝邪恶的笑,对着云峰和秦晴,从喉咙里发出一句恐怖的话:“这孩子在我肚子里,让我行动不便,能帮个忙吗?”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