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见鬼记

2015/3/16 14:44:00  147 阅

    那时我上高中,第一次离开父母离开家,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我上的是一所城郊高中,学校依山靠水风景不错,可惜一到晚上尤其是我们的宿舍楼附近,风吹过树林如同鬼哭狼嚎,加上各年级老生们的各种见鬼版本在各宿舍间广泛的流传,的确让人有种入阴森鬼地之错觉。更加可恨的是我们的老宿舍竟然没有厕所,从我们宿舍到学校后院内唯一厕所足足有300多米的直线距离,还不包括三层楼梯,而且那300米路必须经过本校有名的“鬼路”。
   “鬼路”之所以如此臭名昭著,当然不是因为它地处偏僻,靠学校后门,也不是因为它本来就叫这个名字,在这之前,它甚至是我们学校最令人神往的地方。因为它风景优美曾是我们学校的幽会圣地。只是后来发生了那件悲剧,导致令人神往的圣地变成令人害怕,唯恐避之不及的“鬼路”。只恨不能不上厕所,只好三五成群结伴而行,有时难免落单,只好能忍就忍,不能忍只好在宿舍楼前的绿化带上就地解决。如此一来,方便了上几楼的同学,却苦了一楼的同学,每天都的忍受尿臊味的侵袭,几番警告无效后,愤然集体上告,学校特竖一牌,“凡在此“方便者”,扫厕一学期”。举校哗然,大部份同学认为校方不近情理,表示强烈抗议,可是却再没有人敢昌险顶风作案了。现在说说那件悲剧吧。其实这也是一老掉牙的故事片,却也是我们学校流传的最有名的经典鬼故事。男生女生在一起,一不小心女生怀孕,而那男生实在没胆,竟然怕担责任,来了个脚底抹油离校出走。如此一来,那女生一时想不开,钻了牛角尖,在他们时常约会的老地方,靠厕所10几米的一棵老槐树下吞下整一瓶安眠药。据说当时第一个发现的同学就是那个后来良心发现赶回来的男生。可是他还是迟了一步,据说他当时发出一声嘶力竭的尖叫后,随即就一头载倒。这次事件造成我校一死一疯的严重后果,造成了极恶劣的影响,市教育局大为震怒,学校上层领导该撤的撤,该调的调,全校老师如惊弓之鸟,生怕波及自已。老师日子不好过,学生们也是渡日如年,各班主任老师在全班紧急进行思想再教育,三令五申不准早恋。每日晚课后必回宿舍,不准在外逗留。老师们还自发组成了巡逻队,并颇有效果的抓住了几对“现行犯”,以杀鸡儆猴方式在全校早会上进行批评教育。使全校学生噤若寒蝉。
    而后来发生了罗马半夜见鬼记,于是那条幽静小路就成了有名的鬼路。其实没入校前我就知道这件事,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呢?因为这个叫罗马的人是我的表哥。他只比我大一岁,人称外号“罗大胆”。话说当年罗马就读高一,胆子大的在全校数一数二。据说当年出事后,罗马一直就在现场,目睹当时的惨状,许多围观的同学都吓的不轻,好几天上厕所都须结伴同行,只有罗马始终谈笑风生,照样独来独往。
    上的山多终遇虎,古语说的一点没错。这天半夜,不知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罗马肚子一直闹腾不停,他顺手抓起几张纸,披上外衣,趿拉着鞋摇摇晃晃的下楼上厕所。
    用罗马后来告诉我的话说,那一天真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虽然一路都有路灯,却依然有种阴风飒飒的感觉。风吹过路两旁的树,一个个张牙舞爪的好似要迎面扑来的小鬼,一向胆大的他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如果不是因为肚子疼的历害,他当时就要往回走了。而这时,迎面一个影子突然跃跃撞撞的向他冲来。骇的他几乎就要尖叫出声。“同学,你有纸吗?”那影子说,罗马这才看清这人是学校新调来的一个年轻老师,罗马暗中舒了口气,感觉后背一阵发凉。罗马有些发抖的将带的纸递了几张给他,“谢谢,”那老师说完转身就走。罗马不禁摸了把脸,这才发觉刚才自己出了身冷汗。罗马呀罗马,你的胆子去哪了,竟然自己吓自已。罗马自嘲着摇摇头。厕所内的灯虽有些摇晃,而且风吹在镂空的天窗上的声音实在犹如鬼叫般恐怖,可是因为有那老师作伴,而且经历了刚才自己吓自己的事后,罗马的胆子已经恢复,加上肚子内的存货基本清除,他的精神彻底的放松下来。做完大事的罗马边提溜裤子边走出来,接近老槐树时,一个白色的影子突然从树后飘了出来。罗马的脑子轰一下就蒙了,白裙子,长发,怎么跟自杀的女生那么相似!罗马感觉自己的头发唰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

    “同——学——”阴惨惨的声音随风飘了过来,罗马只觉的上下牙齿都打起了冷颤,腿肚子直打哆嗦,他真想逃跑呀,可惜就像是被施了了魔法他连动都动不了。
    “同——学——你有没——有看见——”那阴冷的声音又飘了过来,同时那白色的影子向他飘了过来,这下罗马是的的确确看清了,这真的是那个女鬼,因为她是没有脚的。
    罗马惊惧万分的不可控制的尖叫起来,那个女鬼大约是被他的叫声激怒了,发出可怕的冷笑,然后慢慢转过身子,于是罗马就看见了更为可怖的一幕。长发覆面的女鬼前后面竟然是一模一样的长发覆面,她——竟然是没有脸的!!!
    “啊——!”罗马发出肝胆俱裂的一声惨叫,拔腿就跑,那一瞬间,罗马都能感觉到那个女鬼在他身后猛追引起的阵阵阴风。整幢宿舍楼都因为罗马惊天动地的跑动和喊叫被惊醒了。
第二天,罗马遇到女鬼的事就在全校传开了。关于老槐树女鬼回魂找寻爱人的鬼故事被大家添油加醋的传扬开来。而且后来也有一些同学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也见到了女鬼,增加了谈资。学校虽然再三申明无鬼论,无奈大部份同学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夜里上趟厕所必是劳师动众,呼朋唤友,或者干脆是组织全宿舍同学一起半夜集体尿尿。老师对此现象也是望河兴叹,无力阻止。而作为当事人的罗马在这件事后因为精神方面的原因也办了休学。我那可怜的表哥在家休养了足足三个月才恢复正常,却死活不愿意再上那所高中。没奈何我表姨丈只好把他转校到另一个城市就读。
     听到我今年也上了那所高中,表哥罗马一早就给我来了警告,老实说,我对这件事实在是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因为我十分了解我的表哥的为人,如果不是他真的看见了些什么,以他的为人他的胆量来说,绝不会如此。可是让我真的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怪的存在,我又有些难以致信。必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
    你还别说,我还真就亲眼见到了。
    那是我进入高一的第二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那天下午放学后,大部份同学都回家了,我们宿舍六个哥们从进入309那天开始称呼就从老大——老六排列,本人位列第五。那天是老大的生日,我们这班哥们当然要借机大肆庆贺一番。我们买了一些熟菜,还让小卖部的老板送了一箱兰带啤酒到宿舍,我们的老三,家境不俗,专门回了趟家,带了几瓶红酒和一大包水果腊肠。这么丰盛的生日晚晏,感动的老大几乎要抱着我们献吻,还好我们及时的给他塞了根香肠,使我们免遭狼吻。
     那一晚真是我们喝的最痛快的一次,我们消灭了所有的啤酒和红酒,喝的整个宿舍天昏地暗,喝的我们309的六个好汉全趴下了。俗话说的好,酒入胃就化成尿水,我和老三,老六,三个人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下楼上厕所。  
    被十月半夜的冷风一吹,我们热烘烘的酒意有了几分凉爽,别看我们三个东倒西歪的,其实我们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我想有过半醉半醒经历的人一定会明白的,只是情绪特别高涨,老三一出口高唱,我和老六就不由自主的又是傻笑又是附合。我们三个一路闹到厕所,好在那天是礼拜五的晚上,大部份同学老师都回去了,校园里十分的清静,所以我们怎么闹都不会被打扰。倒是树上的老鸦被惊醒不少,呱呱乱叫。我支着公鸭嗓子走调唱完一首时下流行的歌,歌停尿也尽。我边穿裤子边支着耳,却听不到老三和老六的声响,“嗨,你们两个掉马桶了吗?”
    “你才掉进去了。”老三老六几乎同时嗡声抢白,“老五,你有纸没?我办大事了。”

    “我也要几张”老六边说边嘀咕,“啥子烂厕所,连纸也没得一张,赶明儿我上校长室提提去。”我一听就乐,老六祖籍重庆,平时一口标准普通话,我们常用变调的重庆方言来逗他,他也是从来不买帐,坚决不肯讲上几句,这次我看醉的不轻,这方言竟然脱口而出了。老三嘿嘿而笑,“ 我看要得,你龟儿子要是真办成了,也算是为本校立大功一件。老子到时给你摆庆功晏。”
    老三夹着半生不熟的方言半真半假的戏谑,十分的搞笑,我哈哈大笑,也来了兴致“你们俩个慢慢伦敦,老子去给你们俩个龟儿子找纸去。”
    我溜出厕所,才不管老三老六在里面格老子,龟儿子的叫骂。我的兴致好极了,酒这东西真是个好东西,你看我的脚步轻飘飘的,好似踩在云彩上,我的眼睛看东西都有种朦胧的美。这时一阵风吹过,好像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我吓了一跳,几乎失声而叫,我仔细一看,什么也没有,自己吓自己,看来是真喝多了。我边笑边摇头。
    老槐树下有一条双人休闲椅子,昏暗的路灯下此时却坐着一个白衣女孩,长长的头发披在脑后,从背影上看,应该是一个美女,这么晚了,她却这么孤单的独自坐在这里?
    “对不起,同学,请---请问你-----?”我不由自主的走过去想问她借几张纸。
    我想我是打扰到她了,因为我明显看到她悸动了一下,连带的我也跟她打了个抖。她抬起了头,却没有转过脸来,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我想到了罗马,我的表哥,老槐树,三更半夜,白衣女孩,这是多么的巧合啊!我难以抑制的去看她的脚,白白的裙摆在风中慢慢的飘舞,裙摆下却是空空的,“没有脚!!!”我觉的我的汗毛“嗖”一下全竖了起来,原本热哄哄的酒劲一下子全变成了冷汗布满了额头,我的脚变的木木的,再也移动不了半步。
   “你---有事吗?”轻轻的声音飘荡过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冷之气。我打了个寒颤,牙齿都开始发颤“你,你有没有,有没有纸?”我硬着头皮说,声音颤抖的连我自己都听不清。
   “没有。”她十分干脆的一口回绝,这时风吹过来,她的长发开始飘在风中,带着森森的鬼气,她---竟然在慢慢的转过头来,我想到了我的表哥罗马的遭遇,想到那一张没有脸的脸,我惊惧万分的瞪大了眼睛,她微微侧过来的脸上全是鬼魅飘动的长发,除了长发没有别的,果然是没有脸面的女鬼。
我不可抑制的尖叫起来,“鬼啊!!!!”那惊心动魄的惨叫划破了黑夜,惊起无数的昏鸦惨叫乱飞。
    我不知我是怎么开始跑的,我只知道我跑的很快,风在我的耳边怒吼,我还知道那白色的鬼影一直在我的左右飘荡嘲笑着我,仿佛在对我说她绝不会放过我的。我想我的尖叫声一直没有停,直到迎面一记狠狠的重击,我的脑门上全是闪耀的星光,我倒了下去。
    我一个人在黑暗的没有边际的地方里挣扎,我的头痛的几乎要裂开,我干渴的嗓子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我挣扎的想离开这里,浑身却使不上一点劲。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了前方仿佛有一丝亮光,还有无数的轻轻的呼唤,越来越响,越来越响。
    我微微的睁开了眼,慢慢映入眼中的是几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老五,你总算是醒过来了。”老大兴冲冲的说,“你可把我们吓掉半条命了。”
    “老五,我们不知你就在门口,我们听到你的惨叫刚冲出去开门,就把你给撞晕了。”老二说。

    “对呀,老五,你的头还疼吧,看看,撞一大包。”老四说。
    “ 我,我我,见到鬼了,”我有些后怕的说,“是老槐树下的女鬼,真的。”
    他们三个人互相望了一眼,“你们不信吗?我真的见到了,和我表哥说的一模一样,没有脸,前后面是一样的。”我急急的说道,“你们要不信,我,我现在就带你们去看。”我挣扎的想下床。
    他们三个互相望着,然后忍俊不禁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我生气了,脸涨的通红,我突然惊叫起来,“糟了,老三和老六,他们还在厕所那里。”更大的笑声响了起来,“老五,你现在才想到我们俩个人呢?”老三和老六的头挤了进来,笑嘻嘻的说:“我们俩个可是在厕所里困了大半夜,就等你给我们送纸呢。”
   “你们?”我突然觉的有些迷惘。
   老大笑呵呵的说,“这俩个大活宝,我从厕所把他们带出来时,他们还在和周公聊天呢,我们309闹的人仰马翻时,他们蹲在厕所上睡的正香。乖乖,怎么会掉不下去?”老大搔搔头,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不是忙完老五的事,老四想起你们三个是一起出去的话,我看你们在那里要呆一夜,”老二很肯定的说。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有我一点也笑不出,我的心还沉在惊恐当中。
    “可是,我是真的看见老槐树下的女鬼了,怎么你们都没看见吗?这怎么可能呢”我呆呆的说着。
    “你说的女鬼是我吗?”一个女声响了起来,我看见了白色的裙子,披肩的长发,一张明媚的脸,温和的眼睛里洋溢着微笑。她的声音的确有些像那个女鬼的声音,可是却有温暖的人意,而且她有脚,也有脸。我疑惑的望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她却又咯咯笑开了。
   “老五,这是我们学校新调来的俞老师,教高二的化学。”老四对我说,后又有些神秘的趴在我耳边小声嘀咕“是高一(4)班主任陈老师的女朋友。”
  “同学,我想我把你给吓到了对不对?真抱歉,我当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大叫起来,然后跑掉,我当时也给你弄的莫明其妙,不过后来听了他们几个说的事,我想我大概有一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俞老师慢慢的说着,眼睛里带着好好笑的神色。
    原来,晚上我见到的所谓女鬼就是俞老师,小俞老师当时和小陈老师看完午夜场正要回宿舍,小陈老师内急上厕所,小俞老师就坐在老槐树下的长椅上等他,我当时看到的黑影就是小陈老师。当时小俞老师因为穿高跟鞋脚疼,所以就脱了鞋,她的脚藏在裙内,也因此我以为她是没有脚的,而所谓长发覆面,没有脸更好笑,因为风把她的长发吹乱了,加上当时我已经先入为主的有所想,心情万分紧张和醉眼朦胧之下,加上自己的想像就闹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羞愧万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好了,误会说清楚了,你也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了,鬼怪在这个世界上必竟是不存在的,你们应该有正确的人生观,科学的看待事物。还有,同学们,希望以后你们不要在宿舍里再喝酒了,你们还是学生,要珍惜自己的身体,而且这还是有违校规的事,希望大家以后要记住这一点。”小俞老师语重心长的说着,拍拍我的肩,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又转了过来,“说真的,你也不是第一个见到我大叫当鬼的人,我记的去年吧,我还在这个学校实习时,有一天半夜,我也在那里等人,见到一个学生,我刚想问问他,有没有见到我的朋友从厕所里出来,还没开口,他就像见鬼一样的叫起来,然后就莫明其妙的跑掉了。如果不是因为第二天我有事必须回学校去报到,我当时还真就想找那个同学问问清楚。不过现在看来,我看他大概也是跟你一样听了什么鬼故事,把我当成女鬼了吧。”
   我愣愣的听着小俞老师最后的几句话,好半天反应不过来。
   后来,在网上我和表哥说了这件事,他半天没有声响,然后给我打了一行字“他妈的”     
   我想,他的心结是解开了吧。当然,还有我的。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