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骨师

2015/3/16 14:55:00  89 阅

    1、传说
    流血漂橹、饿殍遍地的战乱年代,是噬骨师最容易出现的时代,因为他们可以在寸草不生的荒芜大地上随便挑选自己需要的各种人骨,叩击出或沉闷、或清脆、或长、或短的音,来判断这些尸骨到底粗壮、脆弱、质地紧密还是疏松……他们可以从骨中读懂这个人的前生,到底是一个遒劲有力的武夫还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年,抑或是巧笑倩兮弱柳扶风的佳人。只有读懂了前生,才能雕刻出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所以,他们真实的称呼其实是雕骨师,可是人们却用满含血腥的“噬”字代替了“雕”字,因为他们喜欢用刚死之人的骨,以便拿回去随心所欲将其阴干晾晒,烘烤雕琢。
    只要被他们看上的人,若还活着,剩下的生命绝对不会超过三天。三天之后,被选中的人便会离奇地死亡,死法千奇百怪,但绝对不会是被毒死,因为毒会影响骨头的质地;不会是从高空坠落而死,因为坠落有可能碰碎骨头;也不会是淹死,因为接触了水气,骨头的含水量难免变化;更不可能是烧死,因为骨头会被烧成炭……
    噬骨师从来不要不完美的骨骼,也从来不用其他生物的骨骼,他们对最终雕刻的作品容不得丝毫瑕疵,作品要在闭关八十一天之后成型,若此间略有失误,便会弃整幅骨架不用,重新寻找,再开始一次九九八十一天的循环。最终成品高价卖给那些拥有极其恶俗品味的达官贵人,换取黄金千两,从此自世间消失,直到他们挥霍掉手中的所有金钱,再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从来没有谁见过噬骨师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住在何处、去往何方。

    2、三人
    “他大爷的,你这厮再胡说八道,小心大爷我撕了你那张烂嘴!”一个壮汉拍桌而起,震得在场所有人心中一惊,仿佛是被噬骨师相中,会立马丢了性命一般。原本静得连银针落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说书场,此刻经壮汉这么一闹,好像从某个神奇的静止中陡然恢复正常般活跃起来。
    “咳、咳。”壮汉身边坐着一位二十岁模样的青年,极是清秀端正,在桌底下拉了两下壮汉的裤管,示意他不要再纠缠下去。
    壮汉嘟嘟哝哝坐下。那青年轻轻叹道:“不过是个传说,倒也应了现世的景儿,如今这年头不也是流血漂橹的战乱时期?可怜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各人都有各人的活法,不过那些恶俗达官贵人着实可恶,不然怎会有专门满足他们恶习的那个什么师的存在呢。”
    “我说兄弟,也就你信他的狗屁胡说吧!”壮汉惊雷一般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青年登时觉得无地自容,抬脚便走。没走几步就撞上前面一人,未及看清,那人已经倒地。
    壮汉急忙赶过来,定睛一看,地上的那人俨然是一位身形小巧的姑娘,身着湖蓝色的衣裙,面带愁容,脸色苍白如纸,此刻竟然凄凄地哭出来。这回事情闹大了,所有人都好奇地涌过来,围得严严实实。
    “哎?这不是小玉姑娘么?可怜见的,爹妈死后亲戚都翻脸不认人了,不如上京城找你舅舅?”人群中有一位老妇走上前来瞧了个仔细,立刻伸手去扶。
    “柳奶奶,京城太远,小玉一人不敢去。”小玉抽泣着。
    壮汉一听,热血冲上脑门,爽快地喊道:“原来这丫头是要去京城,那不是与我们同路么!我这兄弟也要去赶考,有一辆马车,姑娘若不嫌弃可以与我们同行,路途中若没有村合歇脚,会委屈露宿郊外,但只要有我在,保证不会遇到危险!”
    小玉和众人齐刷刷地盯着两人,把他们从头到脚看了个遍,完全不明白这无论是外貌还是身形都迥异的两人为何是兄弟。青年似是不大乐意地紧皱眉头,而壮汉却浑不知意,只怕小玉对陌生人心存戒备,连忙伸手从青年包袱中掏出书本和进京赶考的推荐文书给她看,继续说:“来不来由你,我话就放这儿了,我这人你不放心,我兄弟你应该放心。”
    小玉这才偷偷地斜瞟了一眼那不说话的青年,柳奶奶便趁机说:“我看那青年倒也不像坏人,小玉你就赌一把吧!”
    小玉微微颔首,于是拜别众人,跟了壮汉和青年而去。
    说书场众人散去,说书人怔怔地看了一会儿,戏谑地说道:“这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跟了一个粗俗不堪的大汉和一个呆头呆脑的青年,走一段满是山贼强盗的野路,还当真是有趣曲折的搭配,编个故事倒不错!”
    立刻有人啐了他一口:“这年头管人家什么闲事,自己能活着就不容易了!”

    3、遇险
    一路无语。
    壮汉打破沉默道:“还未介绍自己,我叫李天义,我兄弟名为李天仁。刚才见姑娘购置了许多路上的用品,看不出来,你该不会是个富家小姐吧?”
    小玉脸上的表情黯淡下来,低头道:“嗯,我们家曾经很富裕,不过现在……有人说因为我家有晦气,之前我爹买得一具雕刻的鹰,家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所使用的材料是什么,后来……”
    一直坐在边上未开口的李天仁听得心里一阵发毛,想起上午说书人讲的故事,忽然紧闭了眼睛说道:“够了!你……你别再说了!”
    小玉一愣,料不到他会如此生气,转而笑了起来:“公子莫生气,其实我们家那鹰雕是玉的,我骗你玩的,老不说话怪闷的!”
    李天仁心里说了声“无聊”,便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睁开,静坐无语。
    傍晚时分,马车从宽阔大道拐进了不知名的小道,树木和杂草也多了起来。眼看着太阳快要落山,李天义勒马停住,愤愤地说:“见鬼,以前走这里明明道路都好好的,看来是许久没人走逐渐荒芜了,今晚只好就地休息。丫头你就在马车中吧,我和我兄弟在外面点上柴火,防着野兽。”
    小玉应了一声,吃了自带的干粮,聆听着山野之中的虫鸣,不知不觉沉睡过去。
    车外,半米高的火焰中,柴火“噼噼啪啪”地炸裂着,强烈的困意向兄弟二人袭来。丛林中“悉悉索索”的响声突然引起了李天义的警觉,他站起来慢慢往出声的方向探视过去,猛然间看到四处幽幽闪耀的小红光!
    “不好!”李天义惊叫一声,那是两头成年的熊!在这人烟稀少的山头,他们三人无疑是饿了许久的野熊最渴求最美味的食物。他左手捡起火堆中的干柴,右手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面对两只熊摆开架势,对弟弟吼道:“快回车上驾车走!我随后跟上!”
    李天仁被眼前的阵势吓坏了,疯狂地往马车跑去。小玉听得外面嘈杂,正要探头出来看,有一只熊已经撇开李天义奔向拉车的马。
    “快驾车离开!我引开它们马上就去追马车!”李天义眨眼间窜到奔向马的熊身前,用火把逼退它。厚厚的熊掌死命挥舞下去,火把顷刻间被打折。
    受惊的马在号令之下,撒腿就跑。马车在山路上颠簸。小玉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吐出来了。李天仁不停驱赶马的喊声和不断挥舞的皮鞭声不断灌进耳中,马拉着车越跑越快,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小玉挣扎着爬到座驾旁边拉住惊魂未定的李天仁:“公子,慢一点,大哥他还没赶过来!”
    然而李天仁仿佛没有听到,又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皮鞭,从天黑一直跑到天亮,越来越没有力气,最终瘫软下来。
    他们完全迷路了。
    “公子,我们怎么办?”小玉紧紧搂住李天仁的臂膀,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够依偎的温暖。李天仁此刻才好像从失魂落魄中清醒过来,握紧她的手,颤抖着说:“都是我太无用……不过,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离开你!”
    从此刻开始,两人的命运已经连结在一起。

    4、葬尸
    不知道是命运的眷顾还是垂怜,两个人和那匹忠实的马缓缓在山上行走了三日竟然平安无事,只是始终无法辨明方向,总像是在兜圈子。当第四天马车又开始兜圈的时候,道路被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挡住。这人身上的伤痕深得依稀可以看见白色的骨头,伤口处由于没有清洗干净而感染,流出大量的脓血来。撕烂的肉与破碎的衣料粘在一起,裹着灰尘和杂土。尽管这个人的半张脸已经完全看不出相貌,但依稀还可辨认出此人正是大哥李天义!
    分不清究竟是恐惧还是欣喜,李天仁颤颤巍巍地喊了一声:“大哥!真的是你吗?”
    那人艰难地从喉咙中呼出“嗯嗯”的声音,显然他已经无法开口说话。
    李天仁和小玉对视了一下,小玉呼道:“真的是大哥!”
    血肉模糊的人听到这句话,仿佛卸下千斤重担,沉沉地呼了口气,倒地昏迷过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总算把身材魁梧的李天义安置进马车。小玉不敢坐在车内看着,喂了他几口水后出来驾马,留李天仁在车内照看。
    车轮沉闷地转动着,远远的地方传来声声狼嚎,在这危机四伏的山野中,死亡随时都有可能扼住三人的咽喉。整日整夜毫无希望的寻找,也没有发现半点走出山野道路的迹象,而上天连水塘也不肯施合给他们。白天两人并排而坐,夜晚背靠车厢,半坐着依偎而眠。小玉偶尔会钻进车中,用干净的布擦拭李天义的伤口,然后敷上随身携带的药,给他喂水,可他自从昏迷后却再没有醒过来,一直沉睡着,车厢里逐渐弥漫着伤口腐烂的恶臭味。
    又是繁星洒满天际的夜晚,焦躁了许久的李天仁此时下定决心般沉着起来:“小玉,我们的食物和水还有多少?”
    “应该够我俩吃半个月,大哥他现在也吃不了东西,太可怜了……”
    “如此甚好,至少我们不会渴死饿死。我去看看大哥,他这人从小就喜欢逞强,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硬撑着找到我们……”他起身走入车厢内。
    “小……小玉……大哥他、他没了呼吸!!”车厢内传来可怕的消息。
    小玉赶紧回头掀帘,借着火把的微光看见怆然倒地的李天仁,旁边静静俯卧的李天义像是一具死尸。她鼓起勇气想伸手去试试静卧之人的鼻息,却发现自己连抬起手臂的力量都没有,她止不住地发抖:“那,那该怎么办?”
    李天仁此刻也是抑制不住泪水和浑身上下的颤抖,咬咬牙说:“还是让大哥早日入土为安,总不能让他在这种地方……”
    火把在无边无际的夜幕中显得单薄而无力,两人面对这样的困境时几近绝望,李天仁用匕首一刀一刀地挖着土,汗流浃背,他早就把对绝境的惧怕转化为了憎恨,每一刀都充满了恶毒的诅咒,狠狠地插进土里,再使劲剜起,不知道他在恨谁,恨这充满恶臭的混浊空气、这满地杂乱的荆棘野草、绕人而飞的蚊虫蝇虻,甚至恨躺在地上的壮汉……然而一有这样的念头浮上来,他又开始恐惧、惊慌,感到些微的自责。
    浅浅地挖了一个坑,将李天义挪进去,掩上杂土和树枝枯草,李天仁的心扑扑乱跳,有些站立不稳,看见旁边掩面哭泣的小玉,便伸手一把搂住了她,他实在需要力量和温暖。

    5、噬骨
    “公子,我……为什么……我好像看见了……一个人站在那里!”小玉并没有如他所料的挽住他的臂膀,说出的话却像晴天霹雳一样让他头脑中仿佛有一道闪电瞬间闪过。
    他不想回头、不敢回头,他想起了噬骨师,难道传说中的那个人要来收走大哥的尸骨?
    “两个小情人杀人灭口销赃么?”阴惨惨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李天仁听了此话忽然火气窜了上来,大声质问道:“到底是谁?有本事报上名来,别站在暗处说话!”
    “那好!弟兄们都出来吧!我就也不客气地介绍一下,本人外号野山猫,在这一片山头没一个不认识我的,我们是干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吧!”
    暗夜中突然蹿出来一群人,点起火把的亮光让李天仁和小玉的眼睛一时间竟然无法适应。领头的人长了一张国字脸,下巴上有明显的刀疤。
    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未从绝望的深渊中爬起,就要被扔进另一个漩涡。
    野山猫围着二人转了几圈,最后停在紧紧依偎在李天仁胸前的小玉身旁,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手下一人从马车中搜出所有的食物干粮和盘缠递过来,骂骂咧咧地说道:“臭死了!他娘的到底什么东西在里面放过?”
    亲自动手翻检过包裹之后,野山猫眼珠子咕噜一转:“原来是个赶考的书生,那这小娘子……”话音未落,便伸出干枯如鹰爪的手将小玉拉向自己。
    “你干什么!”李天仁脱口而出。
    这句话却像致命的导火线,引来了一记重拳,打得李天仁脑中嗡嗡作响,嘴角渗出鲜血。
    “小子,你倒是继续逞强啊!看你这包裹里盘缠还不少,估计是个公子哥儿?”
    “……那,那不是我的……是,是她的……”
    “还分你的她的?哈,有意思。”
    “我本来不认识她,只是结伴去京城,她其实是个富家小姐……”
    小玉听到这句,失声叫了出来:“公子!你……”
    野山猫忽然尖利地笑起来:“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那么我和你作个交易,说白了就是拿钱买你的命,这小娘子肯定一时半会儿不服软,不如你告诉我她家那豪宅在哪儿,我便饶你一命。”
    “就在这山的南面,一个叫做……”
    “公子!你即便说了,他们也未必会放过你!更何况,更何况你明明知道我是失去了所有亲人才跟你们走的!”小玉绝望地看着他。

    “不,小玉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是,你的父亲甚至买得起人骨做的雕塑,你为什么突然心甘情愿跟了毫无功名、没有金钱、又刚刚认识的我?小人实在担当不起!”
    “公子……你真的,真的确认那是人骨雕塑?我不是说过那是骗你的么?明明是玉雕……”这是她最后一次试探,然而心中的一点希望却在看见他完全无法抬头正视她的那刻,宛若风中残烛般被完全扑灭。
    失去信心的那一瞬,她想到了那个咒语,尽管会很痛苦,但也只能这样。一狠心,她咬紧自己的舌头……
    野山猫一看这姑娘表情不对劲,赶紧拿火把近照,却不想看到了笑意盈盈的一张脸,突然觉得浑身上下汗毛直立,愣在当场。只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好吧!既然公子那么肯定,我也就不否认了,的确是有那么一副人骨做的飞鹰雕塑,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骨头呢!呵呵呵!”刚刚因为绝望而失魂落魄的脸,突然问变得笑意盈盈,刹那又转为凌厉清冷,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山里刮起一阵阴风,火把摇曳着,众人看不清小玉的面孔,这蹊跷的话让人越琢磨越恐怖。
    李天仁惊得跌坐到地上,嘴巴不听使唤地念着她的名字:“小玉、小玉。”
    “公子念一个不相干的人的名字干吗?刚才还急着把人家推出去送死呢。”
    十七八岁的可爱容颜,清冷绝世的笑容充满了邪气,小玉周身散发着迫人的压力,没有人有勇气靠近。然而她现在正轻盈地、优雅地一步步走向李天仁,李天仁仿佛已经看见死亡的逼近……
    “公子啊,你真当我是小玉?公子的判断能力向来有误,你大哥好像还没死就被埋进了黄土吧?你是不是怕他消耗你的粮食和水呢?哈哈哈哈……”她尖利的眼神一直看到他的瞳孔中去。
    “你……你是,就是……”
    “公子想不想看看噬骨师的真面孔呢?这人间可难得一见!”
    李天仁想逃,但是双脚已经完全不属于他自己。鬼故事大全
    噬骨师已经走到他面前,俯下身去,轻声道:“其实这是张皮而已,你的小玉啊,被你放弃之后三日便会这么死……知道么……”说话声突然变得凶狠起来,噬骨师猛地撕下脸上的皮,连带着血肉、经脉,淋淋的血瞬间喷出,从未见过这种血腥场面的李天仁经受不起如此大的刺激,惨叫而出:“啊啊啊啊……”
    没有脸的噬骨师却依然笑道:“公子的骨头很难得,又轻又贱,雕一个飞鹰肯定很合适,呵呵呵呵……”山风骤然停止。

    7、雕塑
    京城很久没有如此热闹过,富贵人家的孩子榜上有名便会大宴宾客,极尽奢华。偶有穷苦的书生一跃而成枝头金凤凰的,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也会全来道贺攀亲,连绵的战争也丝毫不会影响人间的世态冷暖。冷的时候,整个京城像座死城,处处显出贫瘠和凌乱,空气中透出冷漠和绝望;热的时候,京城眨眼变得花红柳绿,莺歌燕舞,空气中也是醉醺醺的酒气和脂粉香气。
    很多人想把自己变成那个能使整座城都为之沸腾的人,所以他们会竭尽全力去使用各种手段,其中之一是与噬骨师共体,若能寻得好骨,做出作品卖个好价钱,一生吃喝不愁。但毕竟噬骨师神出鬼没,并不是每人都有机会寻见。所以更多的人会采用最常见的方式出人头地,要么是考取功名,要么是买官,但无论哪件都需广泛的人际关系,徐员外深知这一点,所以那资质平庸的儿子竟然也能榜上有名,马上就会飞黄腾达。他要感谢那个考试前起了关键作用的贵人,而贵人早就不稀罕平常金银珠宝玉器玩物,唯独眼前这座飞鹰雕塑能够让他眼前一亮。
    花了千两黄金从一女子手中得来,这展翅的飞鹰轻巧玲珑,巧夺天工,几乎每一根羽毛都精雕细琢,颜色也是百般斟酌,铺色均匀,点染恰当。乍看去光华四射,犹如神物,不是那些庸俗的标本能够比拟的。尤其是锐利的鹰目,直视过来,看久了甚至让徐员外身体有点发寒。而卖这件雕塑的姑娘,总是浅笑着,讨价还价的时候决不口软。匪夷所思的是,一向不会欣赏艺术品的自己,竟然心甘情愿掏了千两黄金买了个乍眼看去顶多值百两银子的雕塑。
    “绝对是着魔了!”徐员外得出结论,把礼品包好了送给助儿子一臂之力的贵人,没想到人家居然爱不释手,恍然问又觉得,这个礼似乎送得太重了,等儿子当上高官,必定要翻着花样再讨回来……
    小玉换得黄金,并未在京城寻找亲人,而是悄声无息地返还故里,一晃已过半年,柳奶奶已经不在,谁还能记得当初那个孤苦无依上京寻亲的小姑娘?就连说书人都换了一个,可唯一不变的是故事的内容。
    “遒劲有力的武夫、文质彬彬的少年、巧笑倩兮弱柳扶风的佳人,他们知道这些人的前生,就是为了找到最适合自己雕塑的骨头。被选中的人会离奇地死亡,死法千奇百怪……我曾见过山野一处,遍地尸骨,旁边还有没烧完的火把,难不成是噬骨师又在成批挑选骨头了?还听人说,他走夜路的时候听见一声无比凄惨的叫声,莫不是噬骨师又在惊吓世人,这吓死之人,尸骨完好,恐怕是上好的材料!”
    “哎呀呀,大白天吓唬人做甚?快换一个快换一个!”听客里面有人不乐意了。
    角落的少女掩嘴而笑:“呵呵呵,好玩好玩,不过倒还真有这么个传说,噬骨师虽然杀人取骨,但多数情况下,他们更喜欢先兜兜圈子,看人生百态,图个热闹,最后再顺手取人性命,根据此人的性格构造雕塑内容,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知道呢!”说书人一听此言,便不说了,少女觉得无趣离开,有好事者依稀认出,好像是小玉?
    只是,终究再无人提起那噬骨师的传说。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