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戒

2015/3/16 14:55:00  96 阅

    1、祸不单行
    这是一条精致的小街,街两边小巧玲珑的店铺让人喜欢得不得了。这些店铺几乎都是卖鲜花和饰品的,透明玻璃门的里里外外都摆满了鲜花,清风吹过,淡淡的花香就飘满了小街,让人有一种愉悦的感觉。
    这是小询最喜欢的一条街。
    但那天,小询却在这条街上看到了令她最为心碎的一幕。
    在小街转角的热饮店门外,小询看见罗研正和另一个女孩手牵着手,漫步而行。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小询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得知父亲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了。
    父亲死得十分突然,小询回到家的时候,父亲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冷了。
    母亲披头散发地坐在床边,脸色比已经过世的父亲还要苍白。已经毫无知觉的父亲僵硬地躺在床上,面容扭曲,手无力地搭在床边,他手上那枚戴了一辈子的玛瑙戒指已经碎成好几片,散落在床边。
    小询无力地跪倒在父亲的床边,眼泪毫无预兆地滑落下来,她分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痛哭流涕,不知是因为父亲的忽然去世,还是因为罗研对她的背叛。
    母亲的表情已经完全僵住了,她没有哭,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床上的父亲。
    那一晚,家里一片凄凉、零乱。
    小询哭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床边睡着了。半夜时分,小询的梦里忽然浮现了父亲苍白的脸,父亲一言不发,只是用右手不停地抚摸自己的左手无名指。小询这才发现,父亲的左手无名指空空的,那枚玛瑙戒指不见了。
    小询在梦里隐约地想到,父亲已经过世了。
    小询的想法猛然把她从梦中惊醒,父亲的遗体还躺在床上,母亲却不在房间里了。小询想到刚才的梦,再细看父亲,却发现原本紧闭着双眼的父亲,现在眼睛居然睁开了!
    父亲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彩,似乎有某种光芒在里面闪动,那光红红的,而且越转越快。
    小询不由惊恐起来,她刚要大声叫母亲,母亲却从她背后走了进来,镇定地走到父亲身边,双手抚了一下父亲的眼睛,父亲的眼睛又闭上了。
    小询的头脑里一片混乱,刚才看见的一切仿佛都只是噩梦的延续,母亲看着小询,用略微嘶哑的声音说:“该安排你父亲的后事了。”
    父亲的后事全是亲戚帮忙处理的,按照母亲的要求,父亲火化的时候,手里拿着他和母亲的合照。在场的亲戚朋友都说这样不好,毕竟母亲还活着,把照片火化是不吉利的,但母亲仰起苍白而毫无表情的脸,和所有人僵持着。
    在父亲的丧事期间,罗研居然都没有来看过小询,仿佛失踪了一般。
    少了父亲的家显得空荡荡的,而母亲在家的时候也只是干坐着,什么话也不和小询说。
    小询向公司请的假就要到期了,她犹豫着,不知该不该回到自己的住处去,而罗研……还会在那里等她吗?
    这么多天以来,家里一直都是乱七八糟的,小询想,临走前把家里收拾收拾吧,特别是收拾一下父亲的遗物。
    然而,小询在收拾父亲遗物的时候,却愕然地发现了一样东西:一本离婚证。
    离婚证上的两个名字,一个是叶峦山——小询父亲的名字,另一个名字却很陌生——郑素美。小询一直以为父亲对母亲的爱是无比深厚的,那种爱似乎是只有童话里才有的,但小询没有想到,父亲居然离过婚,那么应该是在他娶母亲之前了?
    想到父亲已经过世,小询便偷偷把这本离婚证收了起来。
    小询出门的时候,发现在小区门外站着一个陌牛的女人,那女人向小区里张望,看见小询,她忽然转过身走了。
    父亲去世之后,这已经是小询第三次看见这个女人了,这女人每次都是看见小询后就立即走开。
    “刚才在门口的那女人是谁?”小询有些不安的感觉,她站住了,指着女人的背影间门口的保安。
    “我还以为是你们家的亲戚呢,你父亲去世的第二天,她来打听过你父亲的事。”保安大概也相当疑惑,皱着眉头向小询解释。
    小询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哪门疏远的亲戚,不过既然来了又不见面,也就不必多想了。
    小询现在最关心的是,她回到自己的住处后,还能见到罗研吗?
    然而,小询一转过小区外面的街角,就发现刚才那个陌生的女人在远处直直地盯着她。
    这女人是谁?

    2、劳燕分飞
    小询走在路上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公司同事小邵的电话。
    “小询姐,现在方便吗?”
    “什么事?你说吧。”
    “那个……罗哥今天来我这里,把咱们的客户资料拿走了,还说你家里有事,让他多跑跑这些客户,特别是几个人客户……”
    “什么?”小询的脑袋“嗡”的一下,罗研……他居然还背着小询偷公司的资料。如果这些客户资料被泄露出去,小询在公司里将会成为最大的罪人,小询是客户部主管,这些资料都是由她负责的。
    小询本来想打电话质问罗研,但她还是抑制住了这种冲动,此时打电话,无异于提醒罗研逃跑。
    小询回到住处的时候,罗研正在收拾自己的东两,他知道,公司资料被他拿走的事情只要被小询知道,他和小询之间就算完了,凭着这些客户资料,他完全可以在同行业的其他公司谋到个主管的职位。只是,罗研没有想到小询会这么快回来。
    这世界没有卑鄙和正义,只有权利和金钱。
    可罗研终究失算了。
    看着那些到手的资料又回到了小询的手里,罗研使出了最后一招,他当着小询的面给姚娜打了个电话:“娜娜,我半个小时后到你那里。”罗研打完电话,连收拾了一半的东西也没拿,转身离开了这套属于小询的公寓。
    罗研看着小询追到门口,带着哽咽的声音问他:“罗研,你是不是从没爱过我?你只是在利用我?”
    罗研忽然有种胜利者的快感,小询终究还是爱他的,还是会为他的背叛而痛苦。
    小询很快就知道了姚娜是个什么人物。
    说来好笑,姚娜不过是离他们公司办公楼不远的那问小咖啡厅里的一个女服务员。而罗研和姚娜所以会认识,也不过是因为罗研经常在那里喝咖啡的缘故。姚娜长得并不算漂亮,至少和小询还不能比,又只是一个服务员而已,小询就是想不通,罗研为什么会喜欢上姚娜?
    站在街角,小询看着罗研搂着从咖啡厅里走出来的姚娜,两人嬉笑着,越走越远。
    小询努力抑制住泪水,转过头去,却在街边的人群中发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正是这几天徘徊在小区门外的那个女人,而她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是母亲打来的电话:“小询,你收拾过爸爸的东西了?”
    “嗯,是的。”
    “他的遗物里面有一样东两不见了,不知道你见过没有?”
    “什么东西不见了?”
    “一本离婚证。”
    “哎……那个……我收起来了。”
    “哦,那你回来交给我。”母亲似乎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询挂了电话,却惊奇地发现刚才还想躲着自己的女人,此时却站在了小询的面前。
    这女人的年龄似乎比母亲还人一些,年轻时应该是很漂亮的,但岁月却过早地在她脸上留下了残酷的痕迹。
    “叶峦山是怎么死的?”女人终于开口了。
    “心脏病。”小询充满了疑惑,“请问你是哪位?”
    “我叫郑素美。”
    小询一下子呆住了,这个名字不正是父亲离婚证上那个女人的名字吗?
    小询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父亲不是心脏病死的,他是被你母亲害死的!”女人忽然压低了声音,语气里带着深深的诡异和憎恨。她说完这句话,就扔下呆立在原地的小询,转身走进了人流当中。

    3、锦囊妙计
    小询拿着离婚证,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母亲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母亲伸手把离婚证从小询的手中拿过去,她似乎对小询父亲离过婚的事情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你是小三?”这句话小询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但是话到嘴边,她又改了口:“我想听听你们当年的故事。”
    “当年?”母亲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当年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场爱情的战争,而最终我是赢家。”
    “赢家?”小询念叨着这个词,眼泪忽然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想到了姚娜。
    母亲愕然地看着小询,心疼地把她搂在怀里:“哭什么?傻孩子,有什么事情跟妈妈说,哭是没有用的。”从小到大,小洵无论有什么事情,母亲都会这样安慰她,所以小询的生活一直都是无比幸福、无比幸运的。
    “罗研……罗研……他有了别的女人。”小询继续地捕泣着,她想问母亲,当年母亲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从那个名叫郑素美的女人手巾抢到父亲的。
    “罗研?”母亲皱起了眉头,“我早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小询和罗研谈恋爱,母亲一直是反对的。
    “可是……我爱他……”
    母亲认真地看着小询,似乎想知道她说的话是真是假。过了很久,母亲拍了拍小询,忽然压低了声音:“如果你确定你真的爱他,我可以帮你把他夺回来。”母亲的声音里,有些诡异的感觉,“不过,如果这样做,你就不能再爱别的男人,直到他死之前都不可以!”
    小询抬起泪眼看着母亲,母亲的脸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表情。
    小询凝重地点了点头。
    与其说小询确定这一生只爱罗研,不会再爱别的男人,还不如说,小询更想知道能够夺回罗研的方法是什么。
    母亲走进卧室,不一会儿,她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木盒古色古香,一看就知道是年代久远的东西。母亲打开木盒,木盒里装的是一个古旧的瓷器,外形像是养蟋蟀的罐子。上面有盖,但却比蟋蟀罐子精美多了。
    母亲打开瓷器的盖子,小询愕然地发现,瓷器里装着两条血红色的蚕。
    白色的蚕小询见过,可红蚕她还是第一次看到。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益术吗?”母亲的笑容里有些神秘的色彩,小询不由瞪大了眼。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母亲却接着说了下去……她说的正是当年她和小询父亲的事情。

    4、始作俑者
    小询母亲遇到小询父亲叶峦山的时候,他刚刚结婚。可小询的母亲第一眼就爱上了他,而且,她觉得这一生只有跟他在一起才能幸福。可她悄悄对比后之后,发现自己不比叶峦山的新婚妻子更占优势。小询的母亲很失落,于是她决定出外旅行,希望能忘记他。
    那天,在一个云南的小镇上,她在街头遇见一个要饭的老人婆,老人婆的脸长得很恐怖,根本没有人愿意走近她,老太婆在傍晚的天色中干坐在那里,空空的碗巾一分钱也没有。
    小询的母亲忽然动了恻隐之心,她在街边买了几个肉包子,一半自己吃,另一半递给了老太婆。
    老太婆确实饿了,她吃得几乎噎住。吃完包子,老太婆对小询的母亲说:“我没什么能答谢你,我给你看看相吧。”
    小询的母亲依言把手递了过去,老太婆看了许久,最后长叹了一声:“你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句话让小询的母亲惊呆了,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小询母亲的眼泪感动了那个老太婆,老太婆压低声音跟她说:“如果你确定这一生只爱那个男人而不会爱上别的男人,我可以帮你。”然后老太婆从身后破烂的包袱中拿出一个木盒——就是小询刚才看见的这个木盒。
    “这里的两条虫,其实是我养的蛊。”老人婆原来是个苗族的女子,善于养蛊,“她们是一公一母,这两条蛊不能分开,只要分开,必然会发狂而死。把其中一条研成粉,你和你爱的人一起喝下去,再把另一条放在他的身边。因为这两条蛊的作用,他就会爱上你,但这也不是完全一成不变的,这种蛊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作用力渐渐变小,他一旦变心,蛊毒就会发作……”
    “蛊毒发作,会是什么结果?”小询的母亲问。
    “一旦发作,他就会心痛而死。”老太婆用无奈的口气轻叹,“而你同时也喝下了蛊毒,所以,如果你在他死之前变心,那么蛊毒也会反噬!”
    “反噬?”
    老太婆好久没说话,她苦笑着,指着自己的脸给小询的母亲看,“当年,我给心爱的人下了蛊,可我没想到他却是个不务正业的人。不久,我就厌烦了他,爱上了另一个小伙子。由于我变心了,蛊毒对他失去了作用,就反噬到我身上,以致于我差点死掉。为了自救,我用尽了药物,虽然得以活命……容貌却毁了……”
    小询的母亲看着老太婆那张丑陋的脸,毅然地接受了益虫。老太婆不仅把益虫交给了小询的母亲,还教会了她怎样饲养和培育益虫。小询的母亲匆匆地结束旅游,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在和你父亲结婚后,我本来打算扔掉益虫的,但一直下不了决心,终于留到了今天,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
    晚上小询留在了母亲这里,这一夜母亲没有睡,在房间里不知道做什么。
    早上起来的时候,母亲已经_住等小询了。
    母亲给了小询一个小纸包,包里是一些红色的粉末,还有一个玛瑙戒指。
    母亲告诉小询:“你把这药粉分成两份,比例是三比七,多的那份,你想办法让罗研喝下去,他喝下去之后,心口就会疼,你再把这个戒指给他戴上,然后你自己把剩下的那份药粉喝下去。”
    小询拿起玛瑙戒指看了看,她发现玛瑙当中果然有一条像虫一样的东西,颜色比玛瑙本身略深,仿佛在动……
    小询离开家的时候,她忽然想到,父亲的手上一直戴着这么一枚玛瑙戒指,那个,应该就是母亲给他戴上的蛊戒……

    5、以毒攻毒
    小询把热咖啡放在了罗研的面前。
    “喝完咖啡,把你的东西收拾收拾,你就可以离开了。”小询的面容平淡,似乎没有不合,这反倒让罗研有些吃惊。
    其实罗研并不知道,他选择在这时候离开小询是不明智的。
    他本来只是想和姚娜玩玩,但后来他慢慢地发现,和姚娜在一起,他感觉更加快乐,没有和小询在一起时的那种压力。小询在公司是他的上司,而且追小询的男人很多,其中不乏多金又优秀的男人,罗研自认为自己确实够帅的,可惜他既不多金也没什么权力。
    罗研本来打算带走公司的客户资料,跳到同行业的另一家公司之后,他再和小询分手。这计划本来不错,可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平时和他关系暧昧的小邵,却在最后的关头向小询告发了他。罗研以为他的离开和背叛会让小询抓狂,但他没想到,他又错了。
    罗研端起热咖啡,轻轻地喝了一口,他打算慢慢地喝完这杯咖啡,在喝咖啡的这段时间里,他要了解小询的真实想法,再想出对策。小询坐在罗研的对面,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她不催罗研,但也没有再续上一杯的意思,罗研完全猜不透小询的意图。
    在一杯咖啡快喝完的时候,罗研还是没想出对策,他现在开始考虑的是:到底是离开小询好,还是回到小询身边好?
    然后,罗研突然问感觉到心跳加快,心脏仿佛被什么捏住似的,令他觉得气闷,疼痛的感觉一瞬间传遍了全身。
    罗研弯下腰,用力地捂住胸口,脸色已经发紫。
    “心……心口……疼……”罗研脸上的冷汗滴进了咖啡杯里,他向小询求救,“帮……帮……帮我……打……120……”
    小询却一脸的冷漠,罗研那时脑海里隐约地想到:会不会是小询一下的毒?
    罗研的视线模糊起来,就在他快要晕过去的时候,他看见小询站了起来。小询走到罗研的身边,拿出一个东两,套在了罗研左手的无名指匕。罗研觉得手指像是给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似的,非常疼,但这疼痛却令他清醒了一些,然后,他的心跳慢慢又变得正常起来。
    罗研看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面多了一枚红色的玛瑙戒指。
    “这是什么?”罗研有些恼火,他发觉自己又上了小询的当,他想把戒指拿下来,但戒指却像是吸住手上似的,再用力拔,手指就疼得仿佛要断了似的。
    小询没有理他,她又拿出一个小纸包,纸包里有一小堆红色的粉末。小询把粉末倒进咖啡里,一口把咖啡喝干了。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益吗?”小询笑了起来,“你已经巾了情蛊,如果你离开我,蛊毒就会发作,而你就会心痛而死。”
    “你……”罗研本来想说“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但这句话却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现在我们真的可以去喝咖啡了。”小询笑了,她拿起包,走到门口站住,看着还坐在客厅里的罗研,“你去不去?”这句话是小询最喜欢问罗研的,但其实这句话的实际意思是“你必须得去”。
    罗研看着站在门口的小询,这才发现,小询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
    罗研不能不去,虽然他知道小询想去哪里。如果说爱情是一场游戏,那么在这个游戏开始之前,程序员就设定好了程序,而这个程序永远是对罗研不利的,罗研在这场游戏巾注定是被动的弱势,罗研只有顺从小询。
    站在姚娜上班的那家咖啡厅里,罗研看见了姚娜愕然不解的眼神,还有眼中做微泛起的泪水。小询握着罗研的左手举在胸前,让罗研手上的玛瑙戒指在每个人的眼前晃悠,“亲爱的,就这家咖啡厅吧,这家的咖啡挺好的。”
    “娜娜,那个不是你男朋友吗?”罗研在坐下的时候,听见咖啡厅里的女孩小声问姚娜。
    那一瞬间,罗研甚至想立即杀了小询,但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心口无故地疼了起来,让他不由得有些惊恐。
    直到这一刻,罗研才真正地恐惧起来,他这一牛就要这个样子,和眼前这个女人一起度过了吗?
    而小询发觉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
    罗研变了,和以前的罗研不一样了。虽然说以前罗研并不是很在乎小询,但他会油嘴滑舌地哄小询开心,还会调侃小询;但现在,罗研只会畏惧地看着小询,小询说什么,他都没有反对意见。
    这就是小询要的爱情吗?

    6、狭路相逢
    小询没有想到,她会在花街再次遇见郑素美。
    郑素美在花街上开了一问小小的花店,比起其它的花店,这问小花店太不起眼了,难怪小询以前没有注意到。
    小询站在郑素美的花店前,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正在修剪花枝的女人……小询忽然发觉,其实她比母亲要漂亮很多。小询以前总是不明白,父亲那样英俊有才的男人,为什么会娶母亲那样平凡的女人,现在她终于明白了。
    “你来这里想干什么?”一个熟悉的女声忽然响起来,小询转过脸,发现姚娜正站在她的背后,手中还捧着一束没有修剪的花。
    小询一时间有些懵了。
    “这是我女儿。”郑素美脸上平静得没有表情。
    小询忽然感觉到了惊恐,她觉得生命巾有些诡异的东西,一直在控制着她的命运,当年,她母亲和郑素美争过她的父亲叶峦山,而现在,她居然和郑素美的女儿抢夺罗研。如果这世界上真的有神明,为什么神明会
    安排这种可怕的、轮回般的命运?
    “你滚开!快滚开!”姚娜扔掉手上的花,走上前推了小询一把。
    “好了,你进去!”郑素美喝叱着姚娜,“她是来找我的,与你无关。”
    “找你?找你做什么?”姚娜的脸色更阴沉,她愣了几秒钟,忽然转过脸来,火山爆发一般地指着小询狂吼,“你抢了我的男朋友还不够?你到底还想干什么?”说着,她又用力推小询。
    此时,花街上的人很多,许多人慢慢地围了过来。
    “是你抢我男朋友好不好,我和罗研开始谈恋爱,是在他认识你之前。”小询对姚娜的发难很是不快。
    “你胡说!你胡说!”姚娜彻底失去了理智,她冲上前去,狠狠给了小询一记耳光。
    小询在那一瞬间彻底懵了,她从小到大,连父母都没打过她一巴掌。
    “啪!”郑素美又狠狠给了姚娜一巴掌,然后她盯着姚娜,冷漠地喝了一声:“滚!滚回家去!”
    姚娜用仇恨的目光看着郑素美:“我真是你女儿吗?”姚娜说着,冲进了人群中。

    9、扑朔迷离
    小询回到家,母亲似乎早就知道了一切。
    可是,她真的是小询的母亲吗?
    “只要戒指碎了,蛊毒就会发作,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小询质问母亲。
    “你真的相信我会下蛊?”母亲凄然地笑了,她拿出木盒,把里面的两条虫扔在水盆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盆里的水变红了,而那两条虫却慢慢变白了一一那根本就是两条普通的蚕,“我给你的红色粉末,不过是加了食用颜料的面粉,而那枚戒指,也只是普通的玛瑙戒指。”
    “那你……你说的故事……”小询彻底呆了。
    “故事是我编的,我就是用这个故事骗你父亲,让他相信我对他下了蛊。”母亲的面容在那一霎那苍老了下去,“每年我都把几条蚕染成红色,用来骗你父亲。为了得到他,哪怕他不爱我,只要我爱他,只要能在他身边,我也就满足了。”
    “可是……可是……如果不是蛊毒发作,罗研的心脏……哪儿去了?”
    “我不知道。”母亲摇了摇头,脸上又慢慢地露出诡异地笑容,“可是,只要你相信,只要你相信蛊毒是真的,是存在的,那它就是真的,就会存在……就好像,你父亲相信我下了蛊,他就必须得爱我一样;就好像,我相信自己爱你父亲,我就必须得爱他一生一样……”
    小询突然想起了郑素美,会不会是她买通了在医院工作的熟人,对罗研的心脏动了手脚?
    母亲给她的药粉,真的完全无害?
    也许是,也许不是。
    只要你相信是真的、是存在的,那它就是真的,就会存在……
    小询在心里反复念着这句话。
    “就好像,我相信你是我的女儿,那你就是我亲生的女儿一样……”母亲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小询忽然感觉到了寒冷,她不由地打了个寒颤。
    到底,什么是真的?到底,谁在这场爱情的争夺战中取得了胜利?到底……谁真心地……爱着谁?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