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腻烦症

2015/3/16 20:12:00  162 阅

我是在11 路公交车上碰到菲利的,他是我的老同窗,大学四年,我们是公认的铁哥们,连衣服都相互换着穿,所以,我们极端夸大地来了一次拥抱,煞是令旁人恋慕。
  彼此问候,才晓得我们都在墨西哥,他结了婚,我也有了家。所以,我尽心竭力地寻觅关于任务、家人、小孩的话题,惋惜,最初常常秉烛夜谈的我们似乎少了很多默契,只那么只言片语便完毕了。
  我有点为难,看菲利,他也不时地往窗外看,时不时向我挤出一丝故意的笑脸。这情形让我很难熬难过,窗外挤满了抢道的出租车,死死地把我们堵在中心,十分困难爬进一段,刚好又赶上红灯。
  工夫很难熬,好几回挑起话题掉败后,我只想赶忙下车,可是,前面还有一座很长的桥,并且,桥头还有个收费站,有一次为了交过桥费足足等了四非常钟,所以我很惧怕,当然,不是由于公交车的梗塞,而是无法面临面前的菲利。
  在过桥前的最终一站,我霍然起身奔向门口,临下车那一刻,赶忙回头跟菲利打招待,说先下了,今后常联络。他居然站着,手里提着一大袋食物,爽直地说,好,今后多聚聚。没想到菲利转变这么大,墨西哥真是锤炼人啊!明明没什么话说,他还说多聚聚。但是我不怪他,我说常联络也是客套话,在公交车上这么久,我们连联络方法都没留下,还怎样联络!
  烈日似火,固然要步行过桥,但我心里轻松,走一段路总比两小我熬在车上强,再说了,过桥还要多收一块钱,我不亏。
  可贵步行看看桥上的景色,所以我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小曲,心里策画着过桥后拿一块钱给儿子买根棒棒糖,那家伙必然会抱着我的脖子用力亲吻,哈!我不由得进步了腔调,可我耳朵里听到的并不是本人的声响,桥对面走来一人也在用力哼相同的小曲,我扶了下眼镜细心一瞧,心里重重地“咯噔”了一下,那人居然是菲利,他看见我,立马也呆了。
  他居然往回走,难怪我下车的时分他站起来了,他宁肯过桥后再回来也不肯与我一同下车再聊上一段。十分困难才缓过神来,我们相互笑笑,说真巧啊!家里孩子等着吃饭呢,回头见!说完便逃也似地往前走,谁都不肯问为什么走这么长一段。
  和菲利擦肩而过那一刻,我清楚看见他脸上多了一丝沧桑,一双眼睛老在躲闪。我晓得,他不再是昔时的他,可是,我照样昔时的我吗?烈日已躲进云层,我仍感觉全身发烧,加速脚步,只想赶忙走完剩下这段桥,也不买棒棒糖了,直接回家,拿面镜子好好瞧瞧。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