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见识很愚蠢

2015/3/16 20:12:00  428 阅

怀有各类各样愚蠢的见识乃是人类的通病。要想避免这种通病,并不需求超人的先天。下面供给的几项简单原则,虽然不能担保你不犯任何错误,却可以担保你避免一些好笑的错误。
  假设一个问题但凭观察就可以处置的话,就请您亲自观察一番。亚里士多德误以为妇女牙齿的数目比汉子少。这种错误,他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而且办法很简单。他只消请他的夫人把嘴张开亲自数一数就行了。但他却没有多么做,启事是他自以为是。自以为知道而理论上自己并不知道;这是我们人人都随便犯的一种致命错误。我自己就以为刺猬好吃油虫,因由无非是我听人这么讲过;然则假设我真的要动手动脚写一部引见刺猬习性的著作,我就不应该妄下断语,除非我亲自看见一只刺猬享用这种并不成口的美餐。然则亚里士多德却不够稳重。古代和中古时代的著作家谈起麒麟和火蛇来头头是道;然则他们傍边的谁也没有觉得,既然如斯自己从未见过任何麒麟和火蛇,那就必需避免武断。
  良多任务不那么随便用阅历加以检验。假设你像大大都人一样在良多这类任务上有较为猛烈的主张,也有一些办法可以帮你观点自己的成见。假设你一听到一种与你相左的定见就发怒,这就标明,你曾经下看法地感觉到你那种观念没有充分因由。假设某小我硬要说2加2等于5,或许说冰岛位于赤道,你就只会感应珍视而不是愤怒,除非你自己对数学和地舆也是多么蒙昧,因而他的观念竟然不坚决了你的相反的见识。最猛烈的争论是关于双方都提不出充分证据的那些问题的争论。优待见于神学范围而不见于数学范围,因为数学问题是知识问题,而神学问题则仅是见识问题。所以,不论什么时分,只需发现自己对不合的定见提议火来,你就要小心,因为一经反省,你大约就会发现,你的决心并没有充分证据。
  摆脱某些武断观念的一种好办法就是设法查询一下与你地址的社会圈子不合的人们所持有的各类观念。我觉得这对削弱狭隘成见的剧烈程度很有好处。假设你无法外出旅游,也要设法和一些持不合见识的人们有些交往,或许阅读一种和你政见不合的报纸。假设这些人和这种报纸在你看来是疯狂的、乖张的、甚至是憎恨的,那么你不应该遗忘在人家看来你也是多么。双方的这种观念可以都是对的,但不成能都是错的。多么想一下,应该可以稳重一些。
  有些人富于心思维象力。关于这些人来说,一个好办法就是想象一下自己在与一位怀有不合成见的人进行争辩。这同实地跟论敌进行争辩比起来有一个(也只需一个)有利前提,那就是这种方法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圣雄甘地就对铁路、轮船和机械深表遗憾,在他看来整个财富革命都要不得。也许你永远没有机遇真的碰见一位抱有这种见识的人,因为在西方国家里大大都人都把现代技艺的各类好处视为当然。然则假设你确实想赞许这种流行的观念乃是精确的,那么一个好办法就是想象一下甘地为了争辩反驳现代技艺的各类好处而可以提出的论据,然后检验一下你自己想到的论据。我自己有时就因为进行这种想象性的对话而真的改动了原本的观念;即令没有改动原本的观念,也常常因为观点到想象的论敌有可以蛮有事理而变得不那么自以为是。
  关于那些随便滋长你高傲自傲的定见尤宜提防,不论男女都坚信男性或女性非凡优胜。双方都稀有不堪数的证据。假设你自己是男性,你可以指出大大都诗人和科学家都是汉子;而假设你是女性,你可以用大大都罪犯也都是汉子来反唇机讥。这个问题本来就根本无法处置,然则,自我尊敬心却使大大都人都看不到这一点,不管我们属于世界上哪个国家,我们人人老是认为我们自己的民族比一切其他民族都优胜。既然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有的长处和矮处,我们就把自己的价值标准加以调整,以便证明自己民族的长处乃是真正首要的长处,而其缺陷相对来说则微乎其微。在这个问题上,一位清晰事理的人也必定会招认,它没有清楚精确的谜底。由于我们无法和人类之外的智者争辩明晰,所以要措置这小我之作为人的孤芳自赏的问题就愈加坚苦了。就我所知,措置这个普及存在的人类孤芳自赏问题的独一方法就是,要经常提醒自己,在茫茫宇宙中一个小小角落的一颗小如夫人球的生命史上,人类仅仅是一个短短的插曲,而且说不定宇宙中其他本地还有一些生物,他们优胜于我们的程度不亚于我们优胜于水母的程度。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