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求

2015/3/16 20:12:00  121 阅

第一次与我说起这个词的是我的祖母。那时,我约莫五六岁,祖母对我说,你很想要一样东西,强烈的愿望甚至会驱使你做了不好的事。你没有意识到其实你是在妄求了,这是你不该得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旦想起,就很迷惘,因为我不知道妄求的界限所在,什么是冥冥中早已派赐于我的,什么又是终不可得的镜花水月。我仿佛步入一个雷池诸多,禁区诸多的茂密森林,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因为我相信祖母的话,妄求是一种罪过,是不能领会自己生命意义的行为。
  我们的视野虽开阔,繁花似锦,每一朵好似都不可错过,然而我们一路走着,却不是为了看尽一程又一程的美景,而是为了探索那条隐秘的界线,了悟是与非,谋求抑或放弃。这潜没在泥土和枯叶之下的界线,好似悄无声息的蟒蛇,在我们的脚下搭起一座游走的迷宫。远处花树烂漫,香气又时而亲近我们,因为界线永不可知,所以我们只有走向它,试图拥有它,才能知道,它与你的宿缘是否早已写在册录里。
  一生的探求,也许就是为了画出这个界限的圆圈,在离世的时候,可以说出,此生那块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有多大,围墙在哪里,里面的景致又如何。生命的艰难之处在于,神他从不说,这世上,究竟什么是注定绝对无论如何都不属于你的。那样你肯定会转身走开,绝不贪恋,也永不回头。但是神的旨意是,这高高的围墙让你自己来垒,让你带着迷恋和疑惑转身,又不时回头,并终于留下遗憾。
  妄求从来无法完全彻底消失,因为那将意味着我们探寻的脚步停下了,那也意味着我们停止筑墙,颓丧地坐在屋子中央等待神将再无波澜的生命收走。
  我想妄求有时也是好的,因它证明自己与这世界,此刻,还是粘连的,丝丝缕缕的情谊是温脉的牵引。我们从未孤绝。
  
分享至:
good 0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