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难月

2015/3/16 20:12:00  186 阅

爸爸十六岁那年从嘉义跑到九份附近的矿区工作。十六岁还不能进矿坑,所以他在炼金工厂当小工。
   他发现工厂里有一个年长的女工几乎每天以泪洗面,于是善意地问人家出了什么事,那妇人说她儿子在山上工作时中暑死了,十六岁,跟他一样大。
   爸爸说:“你不要伤心了,不然……我给你当儿子。”
   从此爸爸进了人家家门,当了别人的儿子。
   爸爸二十一岁那年成了正式的矿工,人家从贡寮山上找来一个孤女当养女,再以招赘的方式让她和爸爸结婚以延续这一家的香火。
   这个孤女,也就是后来的我妈,当时才十五岁。她十六岁生下第一个小孩,四个月不到就夭折了。
   多年之后,姑妈跟我说,那时候我妈经常会有一些怪异的举止,比如半夜跑到外面哭,或者走着走着忽然像被什么召唤一般,停下脚步跪拜四方。
   十七岁她生下我,同样不好带。我四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开始不吃奶,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到最后“随时眼睛翻白,四肢抽搐”,妈妈曾经说那时候她唯一的想法是:万一连这个也养不活,她也会跟着走。
   接下来就有点像乡野传奇了。据说就在我气若游丝的当下,村子里来了一个应邀出诊的中医,看完该看的病人准备回去时在山路上被邻居拦了下来,要他做做好事来看我。
   据说他在望闻问切之后还问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开了一帖包括三种青草外加长在黄泥巴里的蚯蚓七条的奇怪药方,说如果在当天酉时之前药材可以备妥,并且让我服下,就会有救,否则这孩子“人家会收回去”。
   采药的过程是另一个说来话长的传奇,总之酉时之前这帖药真的就灌进了我的喉咙。
   根据我妈的描述是:“就在午夜时分,你忽然放了一个响屁,然后拉出一大摊又黑又臭的大便……我跟你爸抱着你洗澡的时候,发现你的手竟然会拉着我的手指,然后睁开了眼睛。你爸爸跟我说,孩子,人家要还给我们了!洗完澡,发现你好像在找奶吃,当我把奶头塞进你的嘴巴,感觉你很饿、很有力地吸起来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大哭起来了!”
   三十年后,我还活着,而且要结婚了。妈妈说有两件事必须跟婚礼一起完成,第一件事是婚礼的前一天,她要杀猪公,并且行跪拜一百次的大礼。她说当年在最绝望的时候,她曾经抱着我跪在床头哭着跟众神许愿,说如果这孩子可以平安长大,结婚那天她要跪拜天地以谢神恩,而当天果真就出现了那个“神医”。
   第二件事,是婚礼那天我们得替她搭个台子并且请来乐队,因为她要上台唱歌。她说这是她的另一个心愿。我初中毕业离家到台北工作的时候,有一天她在路上碰到我的小学老师,老师问起我的事,然后跟她说我很聪明、爱读书,无论怎么波折,总有一天我都会念到大学。
   妈妈说,那天回家的路上,她忽然觉得“像我这样的妈妈,如果也可以养出一个大学毕业的孩子……我跪在路边跟四方神佛许愿说,他结婚那天,我一定要快乐地唱歌给大家听!”
   写这篇文章时正是我出生的月份,或许是这样的缘故吧,二十七年前妈妈穿着一辈子没穿过几次的旗袍和高跟鞋,坚持跪拜一百下以至最后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以及在简单的舞台上,以颤抖的声音唱着《旧皮箱的流浪儿》的神情,再度鲜明地浮现眼前。
   妈妈五年前骨癌过世。
   生养我们五个(如果连夭折的那个也算的话,就是六个)小孩的过程,其忧烦与苦难远远多于欣喜与安慰。
   我曾想过,妈妈会得骨癌,到了末期全身的骨头甚至一碰即碎,是不是就因为这辈子的身、心都一直承担着过量的负荷?
  
分享至:
good 1

发表评论

文明评论,重在参与

暂无评论!

猜你喜欢

刷新 换一批